一派狐言 第88章 大结局

文/四喜汤圆
一派狐言 | 本章字数:3199   | 一派狐言txt下载 | 一派狐言手机阅读

彼时的小狐狸还躲在龙君的议事书房里暗暗伤心,它的脸上全是血,殷寒亭派人出去找它,却不想崇琰竟然就在这时花容失色地跑进门来,央求着用小狐狸救他一命。

让小草代替崇琰前往漭山,这意味着离开了龙宫的小草很有可能受到梼杌的折磨,殷寒亭很是犹豫,但就在这时,躲在角落里的小狐狸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恨意高高跳起,似乎想要一爪挠在崇琰脸上。

殷寒亭挡下了它,却因为它在攻击的那一刻、所流露出的凶残眼神而心惊。对于崇琰多少年来的守护让他下意识地回答道:“好,我答应你。”

不……不可以……不能把小草换出去,不——!!!

梦中的自己似乎并没有听到这一声惊恐的呼喊。

话已出口,收不回了……

殷寒亭扶着崇琰去偏殿休息,只将小狐狸交给了蓝玉,简单地处理了伤势。

小狐狸彻底死心了,化成人形后养了好些天,在三日后的早晨,被殷寒亭亲自送上了去往漭山的马车。

殷寒亭站在车辇边,伸出手想要碰一碰小草苍白的发丝,却被小草默默地偏头躲开。

殷寒亭的手僵住道:“我会很快接你回来。”

小草放下了车辇的帘子,声音哀沉低婉,“龙君,我给你留了一件东西,就放在澜轩寝殿的梳妆匣子里……还请你看在这些时日相处的份上,不要忘了它。”

因为东海与北海的交界忙于战乱,殷寒亭分不开身,他带着小草留下的匣子上了前线,前线战事基本结束的那天,同样阴雨绵绵,殷寒亭像是预感到了某种未知的恐惧。

他吃下了小草做的点心,这一次里面什么纸条都没有。

可是下一个瞬间,他就听到了自己血液迸裂逆流的声音……

梦中的殷寒亭从来都不知道从东海到漭山竟然有那么远,需要穿过湛蓝的深海,破开云层,飞过千山,猎猎的风刮得巨大的青龙眼眶腥红,快了……就快到了……

等我……等我……无论如何……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我都会带你离开……

梼杌被来势汹汹的青龙狠狠撞击,吓得一瘸一拐地逃走,不过这时的青龙根本顾不上它,小草……

可惜殷寒亭赶到半山腰上的山洞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崩溃的叫喊声响彻整个山谷……

当他抱着小草滴血的尸体一摇一晃地站起来,原本放入小草口中续命的龙珠却啪嗒一下从殷殷的红唇中吐出,沾着血沫滚到地上。

到如今龙珠已经没有了任何作用。

殷寒亭不死心地去捡,怀中人身体一歪,一只手毫无生气地垂落下来,与此同时还有浑浊地砸入泥土中的,活着的人绝望的眼泪。

天才朦朦亮,但殷寒亭已经从沉睡中惊醒,猛地坐起身来,额角冷汗淋淋,他大口大口地深吸着清晨微凉的空气,即使是这样也抑制不住胸口的剧痛。

太过真实,如果不是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他甚至觉得手上残留着干固血液的触感,指尖抖得停不下来。

小草……

殷寒亭脸色苍白,让侍女带路去狐王的寝宫找白蔹的时候,他身上甚至结起了一层粉白的霜,走在前面的侍女不停地打颤,恨不得多长八条腿。

本来进狐王的寝宫还要侍卫通报,殷寒亭直接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去,侍卫们目瞪口呆,眼见着拦不住,又赶去给白蔹告罪。

殷寒亭重重地喘1息着推开房门,这个时候白蔹迷迷糊糊地已经被吵醒,挥挥手让侍卫和侍女都出去。

他又接着倒回被褥中道:“唔……我说过不去上朝会要多睡一会儿……”

殷寒亭站在白蔹的床前,好像心跳这会儿才平缓下来。

白蔹没察觉到殷寒亭的动静,努力地睁开一只眼睛问道:“要不要上来?”

殷寒亭没说话,脱了鞋和黑色的外衫躺进白蔹的被子里。

“你身上好凉……”白蔹一边抱怨,一边往床里侧打了个滚,给殷寒亭腾开位置。

殷寒亭伸手环抱住他,让困得两眼发花的白蔹枕在他的一只手臂上,然后另一只手再把他圈进怀里。

白蔹把头埋在殷寒亭的胸口接着呼呼大睡。

殷寒亭却抱着他半点睡意也无,直到日上三竿,身体回暖,他小心翼翼地探了探白蔹的鼻息,是温热的,过了一会儿,他又碰了碰。

鼻尖被挠着有点痒,白蔹清醒过来,没睁眼,等到殷寒亭再次把手指伸到他的唇上时他就“嗷”地一口,正好不偏不倚叼住那根指头。

殷寒亭被他狠狠吓了一跳,表情扭曲地瞪眼。

白蔹大概是心情还不错,眼中露出一丝狡黠的笑,竟然还含住那根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沿着轮廓一舔。

这是狐族一贯信手拈来的调1情花样,殷寒亭喉咙滚动了一下,手指绕了一下白蔹的舌,然后收回,就在他正打算虔诚地去吻枕边人的时候……

白蔹忽然惊慌道:“你鼻子淌血了!”

殷寒亭立马翻身坐起捂住,白蔹慌慌张张地下床拿了帕子和凉茶水,考虑到龙君的颜面问题,他没唤侍女进来伺候。

殷寒亭咬着牙,在心里把那只会喷黑气儿的小崽子剁成了三段,并发誓只要那小崽子敢踏入东海一步,他保证不拆了它还带心软的!

白蔹关切地给他用凉水拍额头,血一会儿就止住了,“感觉还好吗?”

殷寒亭偏头擦血迹不吭声,大概是觉得丢人。

“你自上次受伤之后身体一直很虚,这样下去不行,要不先闭关修行一段时间?”白蔹见殷寒亭不说话,又道:“嗯?如何?”

“不如何。”殷寒亭声音低沉地拒绝道,“那样我就要好久都见不到你。”

白蔹愕然。

殷寒亭伸手将白蔹抱到自己腿上,声音有些发颤,“我怕。”

只这两个字,殷寒亭脱口而出时并未想到自己会因此而流露出浓浓的无助,他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珍宝,放在手上捧着都担心会摔会疼,更何况是要他不闻不问闭关几个月甚至几年?

昨夜的噩梦之后,他哪里还能把他的小草放在看不见的地方,只要一想白蔹满身是血的模样,他都快吓得发疯了,那种无边的绝望,直到醒来都没能从他身上彻底祛除。

白蔹没有办法,只好安慰地拍拍殷寒亭的背。

这一瞬间,他恍然发现,原来高高在上的龙君也会那么地脆弱,他再也不用从地底仰望着他,只看得到他的冷漠。

那些曾经的卑微和畏惧都仿佛被海风吹散的蜃楼,消弭时就像从未出现过。

“……等到外面平静些了,我陪你一起闭关吧。”反正他没有内丹也是需要修炼的。

殷寒亭心里欢喜,又凑上去亲吻白蔹的嘴唇。

结果——

“别动!你又流血了!”

当天夜里殷寒亭又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已经被岁月镌刻了容貌,刚刚走下了青龙最鼎盛的巅峰时期,他有了几缕白发,眼神更加幽寂。

站在那间似乎并未曾被他烧毁的偏殿前,飘香的海桂花树下,花粒如银雪一样铺了满地。

不一会儿,偏殿的门忽然被推了开来,只见发色依旧如皎月般莹白的小草兴高采烈地跑出来大叫道:“我我我我会化形了!!!”

他比殷寒亭记忆中的人要更稚嫩青涩得多。

他脚上胡乱套着殷寒亭的黑色长靴,有些大,让他走起来跌跌撞撞,身上的衣服也拖到了地上,衣带系得乱七八糟。

树下的殷寒亭怔怔地望着他,似乎都已经看得痴了。

“我会化形了!我昨天晚上还是小狐狸呢!”小草蹦跳到殷寒亭跟前又说了一遍,高兴得简直不能自己,“不行,我要小玉也看看!”

殷寒亭嘴唇动了动,根本来不及说什么。

小草向正殿跑去时并未发现身后人已然泪流满面。

小草东找西找,在小厨房里捕捉到了蓝玉的身影。

蓝玉娴熟地搅动着锅里的糖水,然后盛进白玉瓷碗里,碗里的糖水模糊地映出她苍老的面容。

她的寿数没有青龙君那么长,殷寒亭正步下壮年,而她已经垂暮。

“小玉小玉!你看我!”

“好好!”蓝玉还以为小狐狸又去偷偷折了龙君养了三百年的往生花来送她,无奈地慢吞吞端着瓷碗转身,却在看到面前人的下一刻手一松。

瓷碗摔成几瓣,撒了糖水一地。

小草疑惑道:“你怎么了?小玉……小……”他声音很快变成惊恐,“小玉你……你哭了?!”

不再年轻貌美的蓝玉缓缓蹲下身来,捂住脸,失声痛哭。

“为什么哭啊?”小草觉得揪心极了,直到被殷寒亭从身后缓缓抱住时他还是想不明白,他学会了化形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然而他所不理解的,只不过是他已经没有了的轮回前的记忆罢了……

殷寒亭不知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求了多少人,等了多少年,送他的魂魄完完整整去转世,又守着他从丁点儿大的奶狐狸长成现在的模样。

一开始小狐狸学走路时总磕着碰着,殷寒亭每每看见都心疼得要命,后来它不会化形,又险些愁白了他的全部头发,他的小狐狸啊……

第二个梦醒的时候,殷寒亭察觉到眼角有未干的湿痕,他叹了口气,望向怀中还在甜甜熟睡的人。

万幸。

即使他错了那么多,在两年之前,他还未知道真相,就已然在小草和崇琰之间做出了对的选择。

他与小草,总算是没有错过在最好的年岁。

推荐阅读系统之乡土懒人两界搬运工穿越未来之当家做主玉澜心韩娱之我的债主是明星就问你气不气神医磁皇造车超级仙学院我的超级庄园惹爱成瘾实业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