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要淡定 一五五 待送字

文/板凳
太子,要淡定 | 本章字数:3148   | 太子,要淡定txt下载 | 太子,要淡定手机阅读

东飒帝这一句话,称呼南门濂为太子了,而不是先前那劳什子的孽子。

这一个小小的区别,风无裳听了出来,南门瑾不会错过,朝中通透的大臣自然也是。说明了什么?东飒帝心中的天平已经偏移了。

这对于南门瑾来说,无疑是一个预警,他脑中响铃大作,不知怎么单凭一份折子,父皇忽然信任南门濂了,怎么可能!

汪全很快呈了更多的折子上来,东飒帝一一摊开,视线在南门濂批阅的地方一一扫过,眉头越皱越紧,忽然拍桌道,“好大的胆子!”

南门瑾不会傻到认为东飒帝这一句大胆是针对南门濂而说,看他面上的表情只觉得形势对自己愈加不利,毕竟他先前是改了口的,难道南门濂就因为几份折子能逆转了?那折子上有什么玄机?

南门瑾想不出个所以然,他偷偷瞧着南门濂的表情,见他依然是无动于衷,仿佛大殿上发生的事情与他无关般,心下便一阵来气!

不应该是这样!被定了这么大的罪名,南门濂应该痛哭流涕三跪九叩的求得东飒帝的原谅!他应该向朝中忠臣求饶来取得众人对他的原谅!他应该看见的是南门濂落魄衰败,被狠狠踩在脚下翻不了身,如丧家犬一般的凄惨情形,而不是这样,他无动于衷,仿佛没有卷进这场风波里!

南门瑾心里大气,面上却没显露出分毫,温声的劝慰道,“父皇,谁惹着您了?如此大动肝火的,可是儿臣让您不快了?”

他故意曲解意思,将东飒帝的这一句大胆应用到他的身上,针对他不请自来,明明不用早朝,还是入了殿,怕是惹得东飒帝不喜。而他这样问,明明知道摆在东飒帝面前的不是这件小事,不就是稍稍转移东飒帝的注意力,让他趁早把事情说出来了?

东飒帝怒道,“与你无关!朕倒想知道,是谁有这么大胆子,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濂儿的身上,竟然敢公然算计朕!”

此刻又是唤濂儿了,更是比先前的称呼上了一个极大的台阶。

眼见天平愈加往南门濂那倾斜,南门瑾心中不安更甚,但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心中如同被蚂蚁爬过,痒痒挠挠的,不由自主的便将视线投向了南门濂。

南门濂不卑不亢道,“父皇明鉴!那大胆逆贼冒充刺客刺杀了御林军统领庞大虎后,模仿他的字迹伪造了这些信件,故意嫁祸给儿臣,冤枉儿臣与西秦云向歌勾结,通敌叛国,儿臣跟云向歌本就在对立的两方,如何亲近得了?这些父皇都是知道的,还请父皇明察,还儿臣一个清白!同时,这逆贼委实是胆大包天,竟然敢以此不实的信息蓄意蒙蔽众臣,蒙蔽父皇,置我东飒脸面于何处?若让其奸计得逞,儿臣被降罪微不足道,令逆贼心中耻笑我东飒无能,不能勘破真伪,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南门濂将事情娓娓道来,说到最后,让众臣的表情都沉了下去。

可笑,他们在这里是看了一桩笑话不成?

正中某些人的意,活当了一回跳梁小丑!

在场的人都是位高权重,为官这么久,虽不自傲,也不会认为卑微,此刻被人戏耍了,怎么不觉得面上无光!尤其是,他们本来是如此的看重这件事情,虽然明白其中事有蹊跷,身处中心的是他们东飒国尊贵的太子,这事本身就疑点重重,可听南门濂这样说出,心中依然愤慨!说不定下一个算计的就是自己了!

“皇上,既然此事与太子殿下无关,是有人蓄意作乱使太子殿下蒙冤,理应彻查清楚来龙去脉,将贼人揪出来绳之以法,还殿下清白,以正我东飒公道!不然,让贼人逍遥法外,岂不是让其嘲笑我东飒无人,不能公正断案,竟找不出一个小小的幕后黑手!”

尉迟坤率先站出来道,他早就想为南门濂求情,奈何东飒帝先发下了话,他也只得作壁上观,免得反帮了倒忙,反而将南门濂置向了不佳的境地。

从他对南门濂的认识来看,南门濂不像会是做这种事情的人,而他素来恨透了肮脏陷害的事情,自从从武将转为文官,官场里的勾心斗角他是看遍了,实在忍受不得,眼见事有转机,忍不住就表示了自己的愤怒。

尉迟坤发了话,其他本就拥护南门濂的大臣也纷纷站出来道,“必要严惩之!不能让人看了笑话!”

“我东飒泱泱大国,怎能容许此等小人胡作非为,甚至敢算计当朝太子!”

“日后胆大包天,还不知会做出怎样的事来!”

“决不能就此揭过!”

……

朝中议论纷杂,一时吵声大作,南门瑾实在不明白事情怎么就扭转了过来,明明先前南门濂还是待罪之身,此刻就成了受害者,让众臣为他说话了?

不!他不能接受!

东飒帝头疼的抚了抚额角,“都给朕停下!还嫌朕不够乱么!”

南门瑾奇怪道,“父皇,儿臣刚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儿臣看其中还有不甚了解的大臣呢,此刻争执,想必是也同儿臣一般不了解事情状况,才会各执己见。父皇行行好,快为儿臣解了这惑吧。”

说到最后已然用了告饶的语气,风无裳心中不屑,南门瑾你还可以装的更恶心一点么?但也只有这样的放低姿态,才会惹得东飒帝回答他的问题。

东飒帝还是头疼,一只手大拇指按在太阳穴上,其他几根手指在额头上摩挲着,没有看南门瑾,另一只手抚过台上摊开的折子,淡淡道,“这些折子上,濂儿批阅过后都会印上自己的章子以作郑重,朕竟一时忘了。”

这一句话已经足够。意思是,折子上都有南门濂批阅后留下的章子印,而信笺上却没有!反而留了云向歌的!

云向歌既然都已经印了章子,南门濂又怎会不留?而且以云向歌的身份,他若要确认是南门濂与自己通信,自己证明了身份,怎么能由得对方不表明呢?完全说不过去!

南门瑾暗道,糟糕!他竟忘记了这样一个细节!

他留了自己的随身之物给云向歌,证实了他自己,却忘记在这信笺上将南门濂的身份伪造好了,居然出了这么大一个漏洞!想必南门濂一早就看了出来,却一直隐忍着不发,与父皇百官周旋,莫不是,也是等着他来,然后扳回这一局么!

南门濂,好一个南门濂!

南门瑾心中气恼,眼中一瞬间闪过杀意,照这样下去,父皇一定会依照百官所言,彻查此事,这事想要轻轻盖过去委实不大容易,毕竟已经闹上了殿堂,还惊动了这么多人,不能轻拿轻放,那么就一定得抓到人了!

而且,云向歌的章子是做不得伪的,朝中谁有这么大能耐能与云向歌交易,怕是父皇也会怀疑到他的身上,毕竟若南门濂被废,得益的不就是他!想要不引火烧身都不可能!

南门瑾心中闪过无数思绪,唇角勾出一个冷冷的笑来,他以为,他会就这么算了么?那也太小看他了!对付南门濂,怎么可能只有一手!

风无裳暗自觉得好笑,这只臭狐狸,怕是故意把事情给闹大给收不了场的吧?她就不信他没有第一时间看出信笺上的猫腻了,亏她还为他着急,果然是瞎操心。

“父皇——”南门瑾似是也被惊到了,“居然有人敢如此狠心算计,欲让父皇与三皇兄父子之情决裂,将父皇与三皇兄玩弄于鼓掌,实在大逆不道!此等逆贼,必得揪出来惩之后快,不然何以正我东飒明正之风!”

“但是——”他话音又一转道,“此事非同小可,涉及之人多,需好好思量,还请父皇指派!”

东飒帝抬手一指道,“尉迟爱卿,谢爱卿,此事就由你俩……”

“咦,父皇,这是什么?”

有一张信笺似乎是被扬起的风吹落至了南门瑾面前,他好奇的拾起来,询问道,“父皇,这一样物什,儿臣可以看吗?”

东飒帝摆了摆手。

南门瑾浏览着信笺上的内容,发现了什么般睁大了眼睛,呆愣道,“这……怎么会是这样……”

风无裳看着南门瑾做戏,他又要整什么幺蛾子了?

南门秋询问道,“五皇弟,你可是发现了什么,何以这么大惊小怪的?先前父皇和三皇弟可都是看过了。”

南门瑾搁下了信笺,低下头道,“儿臣不好说。”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南门秋稳稳道,“你若是发现了什么不同的,也可像三皇弟一般指出来让父皇再次审视不是吗?毕竟此事事关重大,只有父皇,三皇弟和五皇弟你看过了信笺,也许还真有错漏的地方。先前三皇弟便指出了一处,你可又有什么发现?”

南门瑾迟疑道,“可是……”

东飒帝沉声道,“瑾儿?”

看得出东飒帝的心情很不佳,而南门瑾掉足了胃口,弱弱道,“请汪公公代为将这张信笺呈上去。”

------题外话------

明天又是一天在外跑,预感到凳子回来的时候连三千都写不完,而且这个情节还没写完,所以明天回来的时候我就补完这章,应该没有多少了,这一章是第二卷结束,不能再拖了,握爪!请亲们原谅凳子,于是我送字好咩……tt

推荐阅读系统之乡土懒人两界搬运工穿越未来之当家做主玉澜心韩娱之我的债主是明星就问你气不气神医磁皇造车超级仙学院我的超级庄园惹爱成瘾实业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