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情总裁,离婚吧! 106大结局

文/繁华陷欧
滥情总裁,离婚吧! | 本章字数:7265   | 滥情总裁,离婚吧!txt下载 | 滥情总裁,离婚吧!手机阅读

范怡陪着宋小染坐车来到追忆,在心里一个劲儿的祈祷:“子墨,你可千万别犯错误。”

车子刚停稳,宋小染就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她脚步匆匆的向前走,看的范怡心都吊在了嗓子眼,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她:“慢点儿,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

宋小染这时才想到自己正怀着孕,脚下的步子顿时就收敛了,她和范怡一块儿向着218号包间里走去。

陈子墨疼的皱起了眉,黑着一张脸盯着坐在她腿上的女人,陈瑶完全愣住了,她双手攀着男人的脖子,愣愣的盯着他看。

谁都没注意包间的门是什么时候被打开的,大家的视线都被面前的一幕给吸引了,宋小染睁着明媚的大眼睛,噙着泪花看着那两个相拥在一起的男女,她双手按在小腹上,气得转过了头。

“子墨。”范怡黑着脸色叫道,担忧的看着宋小染泫然欲泣的样子。

众人的视线顿时被吸引过来,看到门口的两个女人时,俱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陈子墨愣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举着爪子对着宋小染的方向,傻乎乎的说了句:“老婆,你怎么来了。”完全忽视了坐在他腿上的女人。

宋小染站在门外,精致的脸上难掩怒气,恶狠狠的瞪着他,举起手里的包包对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扔过去:“陈子墨,你又偷吃。”这男人还有脸问她为什么来,宋小染气不打一处来,清脆的语调乍然扬高,气呼呼的说道:“离婚。”

她赌气似的一句话,将范怡和陈子墨彻底唬住了,愣了两三秒之后,范怡率先回过神来,对着陈子墨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蠢货,还不赶紧道歉。”

宋小染现在怀着他们陈家的孩子,怎么能离婚呢?

“老婆,我错了。”陈子墨一把从沙发上站起来,将身上的女子甩到了一边,顾不得膝盖上剜心的疼痛,快步跑到门边,在一众人目瞪口呆中,抓起她的手放在腰间,情急之下也顾不得面子,只想着要将她刚刚说的气话给塞回去,“你看我还穿着贞操裤呢,想偷吃也没有那东西。”

身后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声,陈子墨哪里有空管身后众人的脸色,只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宋小染,那模样儿就像个做错事等人原谅的小孩。

宋小染憋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连范怡都忍俊不禁,点着他的额头说了句:“你啊。”

男人只觉得腰部被她手掌触碰的地方灼热异常,那热度围着他的腰际晕染开来,还有像四处蔓蜒的迹象,以火山爆发的力度汇集在他的小腹处,烧的他整个人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宋小染抽手后退,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

陈子墨紧跟在她后面,临走前伸手指了下陈瑶:“等着看爷怎么收拾你。”

一场闹剧在陈家二少牛逼哄哄的话语下结束,但是贞操裤这三个字着实风光了一把,其火热的程度伴随着陈子墨每次出场,大家的视线若有若无的流连在他腰际,更有甚者,装作不经意间撞到他身上,咸猪手顺带在腰际揩一把油。

对于这些不长眼的人,陈家二少的做法干脆利落,直接在淘宝网上订购了几十箱子贞操裤,挨个儿给那些没眼色的家伙每人一箱,一时间,兴安市上流社会的别墅外,尝尝能看到快递员的身影。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坐在车里,宋小染将头别开,绷着一张脸,浑身散发着‘离我远点,别靠近’的气息。范怡坐在前排的副驾驶座上,从探照镜里瞅了眼后面的战况,唉声叹气了一阵,小两口闹别扭呢,她还是别搀和进去了吧。

“老婆~”男人拖长尾音叫道,宋小染立刻被他肉麻的语气惊倒,狠狠抖了一下,连前排的范怡都不自在的搓了下胳膊,她儿子什么时候这么肉麻了?

陈子墨倒是没知没觉,他舔着脸,一个劲儿的叫着:“老婆、老婆。”奈何宋小染就是不理他,让他想解释都逮不到一个机会。

司机将车开的飞快,也被他这样嗲嗲的声音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陈子墨一路上眼巴巴的盯着她,不住的叫着老婆,就希望她能看他一眼,哪怕一个眼风也可以,范怡是在受不了儿子这么委屈嗲嗲的声音,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提醒他还有人在听了。

宋小染也在这时候狠狠瞪了他一眼,瞪得他立马闭上了嘴巴,乖乖坐在了旁边。

车子刚停好,范怡率先下来,留下他们两个小夫妻,陈子墨站在车门旁,殷勤的替她拉开车门,伸出一只手,宋小染看了他一眼,将手搭在他手里,半扶着腰从车里下来。

两人进了卧室,宋小染往床边一坐,没好气的说道:“说吧,怎么回事。”

陈子墨马上往前一凑,可怜兮兮的将经过说了,只是隐去了陈瑶偷看他的那段,末了,重点强调自己的无辜:“老婆,你要相信我,我真的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

“是吗?”宋小染心里已经信了,只是忍不住反问道。

“真的,比真金还真。”男人立刻举手做发誓状,“骗你的话罚我永远不举。”他流氓的说道。

没个正经,宋小染红着脸在心里呸了一声,没有在追究了,脱了鞋子就准备上床睡觉。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那里?”陈子墨这会儿卸下了心里的担忧,瞬间想到了问题的关键地方。

“有人发短信告诉我的。”宋小染将手机拿给他看,陈子墨这样一问,她也觉得这事儿透着蹊跷。

陈子墨拿过她的手机,将那串电话号码输到自己手机上,点击发送,之后关着门出去打了个电话,吩咐手下的人将这事情弄清楚。事儿交代完后他才进来,宋小染靠着床头,手里捧着一本孕儿书,专心致志的看,听见声响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将视线收回。

陈子墨在床沿站定,想了想还是先去了浴室,准备将身上的味道给洗的干干净净。洗好澡,男人围着条浴巾出来,宋小染已经躺在被窝里睡了。他掀开一角的被子钻进去,从背后将她抱紧怀里,下巴搁在她头顶,使劲儿嗅了下她头上的发香。

宋小染没有动,她侧躺着,窝在他怀里咕哝了一声,陈子墨手掌搭在她腰上,掌心紧贴着她隆起的小腹,在上面摸了一会儿,渐渐的,就开始向下移动了。

怀孕后,宋小染就有点嗜睡,刚沾着枕头没一会儿,困意就来袭了,只是在她一只脚踏进周公家时,从门旁边横生出一只健硕的手臂,二话不说箍着她的小腹,将她捞了出去。

宋小染睁开眼,眼睛真好对着男人坚毅的下巴,她抬头向上看了一眼,陈子墨一脸隐忍的盯着她的发丝儿,见她望过来,男人脸上一本正经,只是手下的动作越发不规矩。

有股热流在小腹处汇聚,怀孕后一直敏感的身子实在受不了一点逗弄,她伸手抓着他作怪的大手,微微用力,拉出来后放在被子上,喘息着说道:“睡觉。”说完,她就闭上眼。

“你还睡得着吗?”男人凑近,在她下巴上咬了一口,嗓音黯哑。带着几分没发泄出来的郁闷情火,听起来憋屈极了。

“就你坏心眼多。”宋小染忍无可忍,训了他一句,陈子墨立刻得寸进尺的搂着他,两个人贴的极进,以至于他身上一点细微的变化,她都能感觉到。

“放开,睡觉。”顾忌着孩子,宋小染厉声说道

“做一次在睡。”憋得难受,陈子墨讨价还价。

“自己解决。”彻底不耐的说道,直接翻身用后脑勺对着他。

使劲盯着她的后脑勺,像要在上面盯出来一个洞,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男人咬牙切齿,伸手对着她的脖子做了个掐的动作。

宋小染一夜好梦,陈子墨一夜无眠,早上,她神清气爽的打了个哈欠,他则无比哀怨的侧头注视她,她掀背下床去洗漱,他咬着被角看着她的身影画圈圈,她一身清爽从浴室里出来,他挂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从床上起来,她心满意足的吃着早餐填饱肚子,他无比怨念的戳着碗里的饭,以期待她的注视。

“你没事吧。”宋小染视线终于在他身上停下,立刻就发现他一脸菜色,整个人郁郁寡欢的。见她终于注意到自己,陈子墨心里雀跃,只是依旧板着脸,哀怨的看了她一眼,还在为昨天的事儿计较。

“哼。”宋小染现在脾性可是比他还大,见自己问话他不回答,从喉咙口挤出一个不屑的音节,然后端着碗里的饭继续吃,干脆不搭理他了。

陈子墨没有闹多久脾气,就被一通电话给打断了,男人挂了电话,脸色难看的拿起车钥匙,招呼也没有打,就一阵风似的,向客厅外面走去。

宋小染擦擦嘴巴,也没问他是什么事,她吃饱喝足,就去花园里散了一会儿步消消食,然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看电视。

打电话的是陈子墨的手下,向他报告自己刚刚查到的消息,男人将车子停在约好的地方,不远处正翘首等待的人看到他,立刻屁颠屁颠的跑上前来,“少爷,这是你吩咐我查的东西。”说着,恭敬地将手里的牛皮纸袋递给男人。

陈子墨接过来,拿出里面的资料,眯着眼睛从头看到尾,最后目光在“王昭的女人,‘陈瑶’”这两个字上定下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冰场刺杀的事件和昨天的短信事件,竟然都是出自一个他根本就不认识的女人的手。

而这个女人,他竟然还是在今天才知道,男人觉得好笑,只是唇角的笑意怎么也没法上翘,倒是带着一股子阴沉,旁边等着他回话的保镖看了一眼就忍不住低下头,绷紧身子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你先走吧。”对着他摆摆手,陈子墨吩咐道,而后坐在车里,拿着那份资料又仔细的看了一遍,不得不说一句:“这女人藏的还真是深。”若不是追查昨天的短信事件,要想揪出陈瑶这样的女人,还真的要花一番心思呢?

谁能想到,策划上次的刺杀案件的人,是一个和他们无冤无仇,默默无闻的人,不过,不能算是无冤无仇吧,陈子墨想到她当时是跟着王昭的,而王家和陈家一向不对付,会不会是王昭的意思……

不、不……男人很快将这个猜测给否决了,如果王昭真的参与,不信他查不出来。至于这个陈瑶是为了什么事,而作下这样的事情,陈子墨表示没兴趣知道。

他掏出手机,直接拨了王昭的电话,对着里面说到:“王少,那件事怎样,有进展吗?”他倒是想亲自收拾这女人,可是想着宋小染肚子里的孩子,陈子墨觉得还是积点德好。

王昭起床气十分大,被这通电话给吵的头痛,正要对着里面的人大骂一通,听了这话,涌到嘴边的‘草泥马’三个字就咽回了肚子里,男人一手揉着额头,一手将电话举到眼前看了下上面的名字,背靠着床头,点燃一支烟问道:“二少莫不是查出了什么?”

和聪明人说话唯一的好处就是,有些话你不用说的太明白,只需要稍微透露一点儿,对方就能猜到,然后说出你想听的话。

“可不是吗,刚看到的时候,还吓了我一跳呢。”陈子墨一手搭在方向盘上,吊儿郎当的说道。

“哦?我倒是好奇了,是谁能让二少大吃一惊。”王昭彻底被勾起了兴趣,他将烟头掐熄在旁边的烟灰缸里,从床上站起来,一边穿裤子一边问道。

“说起这人,王少你也认识呢,而且,她和你的关系还不浅呢。”

“嗤……你不会是怀疑我的吧。”王昭停下扣皮带的手,对着电话不屑的说道。

“呵……我看起来有那么蠢。”陈子墨唇边挂着缕笑,随性的说道:“等会儿我派人将查到的内容给你送过去。”

“行。”王昭一想,是啊,陈子墨怎么会这么笨呢,若是真的怀疑他,那么恐怕就不会这样和他说了。

很快,就有人拿着东西上门,王昭接过牛皮带,当着来人的面一边拆一边问:“你站在这儿有事吗?”

“有,我家少爷让我转告你一句话,看到里面的内容千万别吃惊。”送信的黑衣保镖说道。

他话音刚落,王昭刚含进嘴里的一口茶顿时喷了出来,那保镖早有准备,动作迅速的向旁边一闪,避免了被茶泼湿的狼狈。

只是被王昭拿在手里的资料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厚厚的一叠,因为沾了水而变得沉重,保镖将这句话转告玩,就转身走了。

捏着手里的一叠资料,王昭阴沉着脸,看着上面的名字,没想到那人竟然是他的枕边人,而且,她派出的人,还刺了他一刀呢,在他费尽心思寻找幕后黑手的时候,她就安然在他身边呆着,呵,倒真是沉得住气。

王昭想着想着就笑了,陈瑶啊陈瑶,我可真是小瞧了你,恐怕那时候,你就喜欢上陈子墨了吧,要不然,怎么会花费这么大的心机,非要至宋小染于死地呢。

很多事情似乎都明了了,为什么自己遇刺的时候,陈瑶来的那么迟,等人都走光了才出现,他妈的,王昭一脚揣在客厅的茶几上,想到自己最近为了查这事儿劳心劳力,这女人私下里指不定怎么笑话他呢。

好、好、你真好,王昭霍的起身,他一手拿着电话吩咐,一手抓过旁边的车钥匙,开着车子就向外驶去,敢伤了他的人,就别想好过,尤其是这人还是他曾经的女人,他要是不弄脱她一层皮,他王昭这两字直接倒着写。

陈瑶住在贫民窟里,她坐在小木凳上,看着小炉子上熬得粥,直到一群黑衣大汉闯进来,二话不说,直接上前堵着她的嘴巴,将她套进麻袋里,扔到面包车里,她脑子还处于当机。

只是这一切发生的极快,等她回过神来张口想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叫不出来。

开了不知道多久,车子才停下,她被人粗鲁的扛起来,又砰的一声扔在地上,五脏六腑瞬间移了位,她皱着眉头,呼痛声被堵在嗓子里发布出来。紧接着头顶一亮,套在她头上的麻袋被人抽走,乍然而来的亮光让她眯起了眼睛,她抬头向上看去,入目的就是一张熟悉的脸。

陈瑶惊恐的睁大眼,恐惧像一张网,密密麻麻的将她束缚起来,而且还在越勒越紧,王昭翘起的唇角带着阴沉的狠厉,他将一句话不说,直接将一沓子资料丢在她面前,她垂目看去,只觉得眼前发黑,脑子里晕乎乎的,惊惧声被堵在嘴里,她抖着身子往后退,想避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王昭按着她的头,直接将她的脸按得趴在上面,距离太近,那些黑乎乎的字幻化成模糊的黑色,让她看也看不清楚。

“给我打,记得留她一条命。”男人站起身,对着身后的人吩咐道:“打过后在将她丢进局子里。”自始至终,王昭都没有让她说过一句话,男人之所以将她绑来,就是咽不下那口气,收拾一顿后在将她送进局子里,吃一辈子的牢饭。

拳打脚踢的声音传来,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开,陈瑶所有的呼痛声都被堵在嗓子里,她的厄运来自于她的贪心。

陈子墨坐在车里,听着属下传来的报告,沉沉的笑了,一刹那间,像是春暖花开。

宋小染的肚子越来越大了,男人每天最爱做的事,就是将头贴在她的肚子上,一边听着里面传来的胎动,一边和孩子交流。范怡私下里偷偷询问过医生,得知这一胎是女孩子,虽然有点失望,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又到了深秋落叶枯黄等待的九月,距离宋小染怀孕,已经有七个月了,陈家上上下下洋溢着喜气,陈子墨更是恨不得天天黏在宋小染身边。宋小染每天吃过饭,范怡就陪着她在花园里运动运动,她身子越发笨拙,有时候走几步路就气喘吁吁。

上一次和陈子墨一块儿去外面散步,走到最后她累了,犯懒了,撒娇着让男人抱她。陈子墨当时没深向,一口应了下来,半蹲着身子,双手穿过她的膝弯,让她搂着自己的脖子,腰部使力,就要将她抱起来。

到了最后,他憋红了脸,使劲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将宋小染抱回家,只是抱着她歪歪扭扭的走了几步路,就累得不行,将她放下来的时候,陈子墨忍不住说了句:“真沉,改减肥了。”

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遭到了宋小染的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骂:“让你说我胖,让你嫌弃我,看我不打死你。”

虽然她的小拳头打在他身上一点也不疼,虽然她骂他的语气听起来更像是撒娇,可陈子墨还是一把抓住她的手,阻止了她的行为,怕伤了胎气。

后来还是他打电话给家里的司机,让他开着车子,将他们送回去,如果真要说的话,他也不是抱不动她,她现在的重量,他勉勉强强也能将她抱回家,只是他冒不起那险,怕路上一个不小心,出什么意外。

虽然他没说,可宋小染像是知道她心里的担忧,在司机将车开来的时候,皱着眉毛一脸的不高兴,却还是乖乖坐了进去。

“想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陈子墨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就这样站着看了她一会儿,才出声问道。

“想上次我们一起散步。”她双手抓紧藤椅两边的绳子,随着男人施加在藤椅上的力度晃荡着身子。

听到她这样说,身后的男人脸色可难看了,那次的事,是陈子墨心里一个不愿意让人揭开的疤,有损他男人的威风。

“起风了,进去吧。”又坐了一会儿,陈子墨就催她进去,兴安市深秋的温度已经接近严冬了,早晚温差变化很大,早上艳阳高照,晚上就能风卷落叶,漫天飞舞。

“嗯。”男人一手搭在她腰上,小心翼翼的将她扶起来,两人一块儿往楼上走。

十一月份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九个月了,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说离孕产期只剩几天了,建议住院,宋小染一听,很害怕,看书上说生孩子很痛苦,有可能血崩难产之类的。

陈子墨给她办理了住院手续,就留在医院陪她,宋小染心里静不下来,尤其是这几天,看着她眉宇间的焦躁,男人自然也知道,“别怕。”握着她的手放到唇边,陈子墨说出的话也带着几丝不稳。

说穿了,他们两个都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儿,心里不害怕才怪呢,只是在怕,陈子墨也不会表现出来,他只能镇定的,安慰着焦躁的宋小染。

“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相遇吗?”男人找些话题,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他刚刚已经给宋妈打电话了。

“唔,第一次的相遇。”宋小染果然忘了害怕,顺着陈子墨的话,回想他们第一次的相遇,可惜,都是一些字糟心的事儿,顿时让她撅起了小嘴,不高兴的嘟囔了句:“不提也罢,你那时候坏的我都想一刀子捅进去。”她气哼哼的说道。

“呵呵……”回想起自己那时候做的事,男人老脸微红,觉得自己真实qín_shòu啊qín_shòu,当时的心怎么能那么狠呢?

“喂,陈子墨,你第一次见到我是什么感觉?”宋小染好奇的问道。

“我第一次啊……”男人眼神悠长,明显的陷进了回忆里,他妩媚的桃花眼里映出一汪黑,是那个迷乱的夜晚下,她妖娆的身影。

“切,我都知道,你当时的心里活动一定是,这个妞儿这么漂亮,先睡了先。”

陈子墨再次囧了个囧,这确实是他当时的心态,只是宋小染这样不加修饰的说出来,让他脸上挂不住,他轻咳一声,看着她,正色的说道:“宋小染女士,我严肃的告诉你,我第一次见到你时,耳边有个声音,你知道是什么吗?”

他神色认真,黑色的瞳仁里都是郑重,宋小染一时讷讷无言,充满期待的看向他,想知道他接下来的话。

“陈子墨、她、是、你、丢、失、的、那、个、肋、骨。”一字一句,犹如宣誓。

宋小染心里感动,眼眶也有点湿润,虽然知道陈子墨这话纯属扯淡,可那又怎样呢?这个世界上哪来那么多一见钟情,以及宠你宠的无法无天的男人,这些绝种的好男人,那是有的。

而现实中,渣男强x草根女,这样的例子也很少,可就让她给遇到了一个。

“染染,当渣男爱上一个女人时,他也会变的。”宋小染在陈子墨这句话里感动了,如果她知道感动的后果就是将孩子也给感动的提前出来见父母,她一定会竖起个中指,恶狠狠的对着他说一句:“陈子墨,我勒个去,芥末疼死人了。”

下一刻,宋小染捂着肚子哀哀的叫,宋妈正好赶来,看到她这个样子,以及石化在旁边的男人,一耳光呼噜过去,抽在陈子墨头上,还愣着干吗,叫医生啊!

宋小染看着她妈剽悍的动作,在阵痛中疼的死去活来,却忍不住想笑,只是笑声都变成了惨叫。

医生匆匆赶来,她很快被推进了产房,经历三个多小时,宋小染产下一名女婴,重约8。02斤,然后彻底昏死过去。

------题外话------

鞠躬,全文完,古德拜

推荐阅读清妾星际法师行无限娇宠味香重生彪悍军嫂来袭重生八零管家媳惹火999次:乔爷,坏!女神宠夫日常凤和鸣八零军嫂是神医重生甜妻之最强经纪人极品透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