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倾城色 第五章 大结局(一)

文/韩晓宝J
江湖倾城色 | 本章字数:4186   | 江湖倾城色txt下载 | 江湖倾城色手机阅读

离魂术,一种诡异的古老巫术,师傅当年就是用了这样的巫术将我一次次的召唤离魂,只是,这样的巫术需要招魂者有十分强大的能量,除了自身之外,还要会观星占卜,师傅自不是一般的凡人,可是这个柳三秋为何也会?

我站在屋檐上,听着屋中三人的对话,心中了然,那个柳三秋,没有呼吸,又经常换颜,这种人,简单的说来,便是早已脱离了三界,离魂对他来说还真是十分的简单。可是他们三人继续说的话,却让我感到一股无名的火气,那个清尘是假的,我居然一直被蒙在骨子里。

我的愤恨,却因为白清霜慢慢的平息下来,她居然是为了我跋山涉水而来,而我,却依旧无法想起她。

回到白夜,再次看到那个假冒的清尘,我的厌恶感越来越强,她的靠近,她的挑拨,都让我没有一丝的感觉,我第一次冷冷的将她推开,厌恶的看了她一眼,任凭她在身后不断的叫着我的名字。

再次回来时,她已经走了,我看着空旷的别院,再次来到了温泉里。外面的动静我听得一清二楚,那小心翼翼的脚步声,衣衫走动时的沙沙声,让我不禁猜想,来人应该是个女人。我随意的拿起一件衣衫,走了出去。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居然是她,白清霜。

她看到我似乎很意外,上下打量了一番,脸上突然变得微红,却笑着说,“上官逍遥,你真的在这。”原来,她是特意来找我的,那么,肯定是为离魂的事吧,我故意跟她开出条件,而她似乎生气了,对我破口大骂,我看着她生气的笑脸,气呼呼的样子,禁不住的将她抱起,回到了温泉中,她刚想再次骂我时,被我用唇一下堵住了她张启的小嘴。

我的脑子里一下出现了空白,这样的感觉太过的熟悉,我忍不住的开始忘情的亲吻她,双手也开始慢慢的抚摸她,那一夜,我似乎不知疲倦一般的索要着她,而她,也从开始的抗拒,到最后热情的迎合着我,这样的感觉太过美妙。

天边出现了鱼肚白,白清霜终于累得昏睡了过去,我看着她熟睡的容颜,我脑海中的那个影子居然慢慢的清晰,清霜,我的清霜,我居然把你忘记了。

这难道就是花阳说的渡劫吗?我们分离了五百年,今生好不容易再次相见,却要面对着无数个不断出现的矛盾、冲突、牵绊和分离,而我们却一次次的携手走了过来,她与花阳,我与清尘,前程往事,历历在目,今生今世,我们能再一次相遇,不论是否还会出现五百年前的事情,这一次,我都不会放开她的手,让她独自面对,即便我现在的脑中,会不断的忘记,然后又重新想起,我的清霜,我一定会与你一起走下去。

面对着天灾**,我们是渺小的,看着清霜一人独挡在那滔天的巨浪前,我的脑中第一次变得特别的清明,不再会出现梦境与现实的冲突,我挡在清霜的身前,帮她挡住了那一拨拨的巨浪,看着她嘴角扬起的那抹笑意,心中十分的满足。

兴许是累了,清霜倒在了我的怀中。那是喜脉,我不敢确定,再次伸手把脉是,我激动的将她抱紧,我的,孩子是我的,那是我和清霜的,然而这时的我,却不敢告诉她我已经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我怕,我自责,在她最需要我的那些日子里,我居然和姚幕灵鬼混在一起,我甚至感到惊恐,惊恐她会离我而去最强弃少。那个孩子,是属于我们两个人,我上官逍遥的孩子,弥补了五百年前清尘的遗憾。

姚幕灵再次找到我的时候,她已经变得失控,我不想清霜受到牵连,然而,清霜终究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女子,她在次回到了我的身边,即便我的身子已经很虚弱,不能为她遮风挡雨,而她,依旧选择留下来,留在我的身边。

这就是我,过去的上官子言,现在的上官逍遥,我和五百年前的段清尘的那段旷世绝恋,以悲剧收场,我生不如死,足足五百年,我再次等来了那个清尘的灵魂,这一次,她是白清霜,她倔强的告诉我,即便她的灵魂是段清尘,可她现在却是白清霜,我能爱的,只能是白清霜,这一世的白清霜,而不是谁的影子。

其实,三百年前,我在忘川河畔见过清尘一次,孟婆告诉我,她自己选择了忘记我,我才明白,清尘是不想在遇到我的,是我的执念太深,几世的轮回,她喝下的孟婆汤根本让她不可能再想起我,这就是为什么,清霜一再的强调,她不是段清尘的影子,而我不想让她想起来过去的原因。

师傅告诉我,天下间实际上并没有天命女子统一天下的事情,那都是传闻,传闻久了,说的人多了,便成了一种真实,那个真正能一统天下的人是我。我的存在,打破了天下间的平衡,制衡我的唯一方法,就是那个五百年一现的红眸女子。

当我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师傅却不再告诉我其他的,只要天下再一次统一,我便可以自由的活着,与心爱的女子一起。师傅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谜团,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座秋云山的,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年纪,从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便是如此,五百年了,依旧如此,有时我在想,兴许师傅便是那得道的神仙,只为平复凡人的纷乱而来。

白清霜静静的听着上官逍遥的讲述,就好像在讲着一个离奇的故事,故事里的人无所不能,却又偏偏被尘世所牵连。怜惜的看着眼前这个为了她甘愿五百年孤独的男子,心中一阵阵的酸涩,抓起他的手,第一次带着满是深情的目光注视着他,“上官逍遥,此时,我们错过的太多了,若是天下统一,我们便带着孩子们离开这里,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地生活。”

上官逍遥的手背能感受着她温热的泪水,伸出手,轻试着她的眼睛,“清霜,这么多年,我累了,我的心好累,我只想安静的生活,从此我们能不能一定要相信彼此。”

白清霜的眼泪就好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的落下,紧紧的抓住上官逍遥的手,奋力的点着头,“我信你,我一定信你,上官逍遥我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的任性。”

午后,白清霜疲惫的趴在床边睡着了,上官逍遥坐起身,将一件长衫披在她的身后,怜爱的摩挲着她白净的小脸,这是一张如此普通的脸,没有了往日的倾国倾城,却有一种小家碧玉的玲珑,这样的清尘是让他怜惜的,她的腹中,终于有了属于他们的孩子,这五百年的执念终究不会让他失望。

白清霜此时正做着一个梦,梦里,她看到一个陌生的女子正与段清尘坐在一个满是红叶的院子中,他们是那么的般配,景象瞬间变化,依旧是那个院子,现在看起来却是那么的喜庆,人来人往的,不断的有人说着道贺的话,白清霜穿着一件月牙白的长裙随着人群走进了一间屋子里,那里,一对新人正在拜天地,居然还是那个男子,他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白清霜看着他们,眼中开始慢慢的湿润,这就是五百年前的上官子言啊,他身边的新娘就是段清尘吧,看着他们慢慢的走进新房,不一会时间,上官子言突然冲了出去,踉跄的就往外跑,白清霜好奇的走了进去,这是梦,所有的人都看不到她,而她,却能将这所有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她看到段清尘的茫然失措,那惶惶不可终日的眼眸子有着淡淡的绝望。

上官子言再回来时,身后还跟着一个大夫,三人低语了一阵,送走了大夫,上官子言变得沉默,段清尘看着他,眼泪默默的流了出来,白清霜开始泣不成声,模糊的视线里,上官子言那一袭红衣转瞬即逝的消失在了屋中,段清尘隐忍着泪水,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场景再次变化,现在是在一间书房里,段清尘趴在那巨大的桌案前,抬笔画着一幅画,画像中的人正是她自己,嘴里喃喃的细语,白清霜要走的很近才能听到,“子言,你要记得我,在我走了之后,你一定要记得我,这一世,我们无缘,可我不想下一世再遇到你,我怕,我怕再和你有着无尽的痛苦术士皇族。”“啪嗒啪嗒”那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滴落,段清尘揉了揉眼睛,将那张被打湿的画像揉了揉,扔到了一旁的地上,重新铺上一张,继续画,如此反复着,直到再也哭不出来。

上官子言赶来时,那幅画刚好画完,段清尘将画拿给上官子言,而他却将画放到了旁边。白清霜不想看到后面的情景,慢慢的走出了房间。

这一次的场景是后山,站在山上,能清楚的看到山腰处的红叶山庄,那里是那么的美。白清霜看到段清尘慢慢的从山下走了上来,穿着那一日的喜服,一步步走上来,却又不时的朝身后看去,她在渴望什么?

那一身喜服格外的漂亮,鲜红的刺眼,鲜红的夺目,那块巨大的岩石上,段清尘慢慢的爬到上面,站在那里,久久的凝望着红叶山庄,最后,她从怀中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仰头将里面的东西喝了下去,慢慢的躺在了岩石上,双目望天。白清霜试着冲上去摇醒她,奈何这一切都是过去,她的手穿透了段清尘的身子,眼睁睁的看着她,慢慢的闭上眼睛,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子言,从此,我们最好不想见。”

白清霜站在她的身边,开始放声的大哭,哭到最后便蹲在地上,捂着胸口大哭,嘴里含糊不清的喊着,“子言,子言,”直到那一袭白衣,赶来,这一切却已经全部结束了。

白清霜浑浑噩噩的跟随着一群人走着,突然看到了一片熟悉的景象,那条河,那座桥,那块石头,那对面妖艳的花,脚下的路,原来,又到了这里,那个桥下的婆婆依然再给过往的人送着那晚孟婆汤。突然,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段清尘在端起碗要喝下汤时,孟婆突然开口了,“段清尘,上官子言在那里。”

段清尘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上官子言正坐在三生石边上,低垂着头。“我不去,我要忘了他。”段清尘的扭过头,淡淡的说了一句,端起手中的汤一饮而尽。

白清霜走到上官子言的身边,伸手触摸着三生石上的字,低低的叹息着,“子言,对不起。”

白清霜看着这一世世段清尘有意的与上官子言形同陌路,心中是说不上来的一种滋味,直到五百年后,段清尘转世后,变成了江遥,白清霜才真的确定,她就是段清尘,只不过,喝下了太多的孟婆汤,她早已将他忘记,那么这次呢,是老天让他们再次相遇,然后相守吗?

梦,终究会醒来。白清霜醒来时,上官逍遥正紧张的摇动着她的身子,一声声的喊着她的名字,再次看到上官逍遥,白清霜猛然坐了起来,突然扑进他的怀中,“子言,对不起,对不起。”

上官逍遥身子一怔,颤抖着问道,“你叫我什么?”

“子言,我的子言,对不起,是我,是我不好,是我眼睁睁的看着你等了我五百年,对不起。”白清霜变得很激动,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不断的滑落,打湿了他的衣襟。

“清霜,你想起来了是不是?”上官逍遥将他轻轻的搬开,看着她满是泪痕的脸,怜惜的吻了上去,“从此以后,不再有上官子言这个人,有的,只有上官逍遥,而上官逍遥所爱的,只有白清霜,清霜,让我们重新开始吧,忘记过去。”

白清霜看着他,抬手抚上他的手背,点点头,再度靠了上去,“上官逍遥,再许我三生,这一次,我一定不会放开你。即便是我先死,我也会在三生石畔等你。”

“下下世吧,下一世,你许给了花阳,他在等你,我已经习惯了等待,不介意多等一次,”上官逍遥亲吻着她散发着清香的发丝,将她抱的更紧。

白清霜在他的怀里,许久才点了点头,对啊,还有花阳,她答应过他,就不能食言。

推荐阅读系统之乡土懒人两界搬运工穿越未来之当家做主玉澜心韩娱之我的债主是明星就问你气不气神医磁皇造车超级仙学院我的超级庄园惹爱成瘾实业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