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夫人要离婚 444

文/秦蓓尔
总统夫人要离婚 | 本章字数:3047   | 总统夫人要离婚txt下载 | 总统夫人要离婚手机阅读

“部长,坏消息,我国一艘渔船在经过索拉里的时候,被索拉里海盗控制了,他们把海上的渔民押做人质,渔船上一共有64个渔民,还有两个随父母实践的儿童。鴀璨璩晓目前,索拉里提出要十亿美金做赎金,并声称如果三天之内拿不到赎金,将会开枪射杀人质,现在,总统府已经发布命令,将此事件列入一级警备。”崔秘书的声音十分急切。

什么?!乔天真听了,整个人都吓住了,瞬间忘记和金正熙吵架的事情。

而金正熙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调转方向盘,朝外交部疾驰而去,乔天真看到他紧握方向盘的双手在暗暗用力,神情紧绷,眼中神色严峻。

车子像一阵风似的进入外交部,崔秘书一行人已经在门口等候。

车门打开,金正熙以最快的速度下了车,他来不及和乔天真说一句话——

崔秘书匆匆上前,两人疾步往总统府内走去:“部长,您来了,总统府正在召开紧急会议,紧急救援小组已经成立,谈判专家三分钟前和海盗进行了一次对话。”16478556

“准备专机,让紧急救援小组和谈判专家立即随我飞往索拉里,不得有片刻延误。”金正熙沉声命令道,紧绷的声音里透着冷静和睿智。

崔秘书听了,神情顿了一下,说道,“可是,大选在即,后天是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会,如果您亲自前去,电视辩论赛您势必不能出现,那大选怎么办?选情虽已经好转,但支持率仍旧不容乐观啊!”

“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比营救在国外孤苦无依的人民更重要。”

半个小时后,总统候选人已经和救援小组的人在前往索拉里的专机上了。现在,全国人民的视线都集中在了索拉里,64个渔民的命运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

金正熙在走之前,一句话也没有留给乔天真,所以,乔天真也只能通过电视来得知金正熙的行踪和现状了。

而金正熙竞选团队也召开了紧急会议,商量如何应对接下来的竞选事宜,因为有很大可能,金正熙不但没有办法亲自出席后天的最后一轮电视辩论赛,甚至连大选前最后一次,最重要的公开演讲也不能参加,他这,等于是在最后关头弃赛了。178pa。

最后,竞选团队达到的一致意见是,由金正熙副手,国*防部长权有辰代替他出席电视辩论赛,但是,这个必须要上报现任总统府,再由仲裁委仲裁才能确定能否通过。

至于,最后一次演讲,竞选团队也要先选出一名能够代替金正熙的人来,这个,因为顾问们内部有分歧,暂时确定了三个候选人名单,但大家仍然抱着最大的期望,期望金正熙能在大选前夕解决好海盗问题,回来亲自演讲,因为,在政界,没有人的演讲能力超过他。

“天啊,那一群海盗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前年因为某国拒交赎金,这些冷血动物把两百多名渔民捆在船上一起射杀了,一个都没留!”

“去年m国交了赎金,还是杀死了一半人质,担任营救小组组长的总*理还遇难了呢。”

乔天真家里,赵慧美,乔贞儿,林薇莉,崔珍秀和乔天真都坐在小客厅里看海盗劫持渔民的直播新闻。长一艘要船。

几个人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电视画面,紧张的不得了。

而乔天真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双手紧紧地绞在一起,脸色有些苍白。

电视里,正在直播此次营救行动的相关报道。

此时,营救小组的专机降落已经到达,机舱门打开,数十名公共安全专家率先下车,在专机两旁站立。

不一会,担任此次营救小组组长的金正熙出现在了机舱门口。

“妹夫,妈,快看,是妹夫!”乔贞儿指着电视里的金正熙,抓紧了赵慧美的衣裳。

“看到了,是金女婿,是他!!”赵慧美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乔天真的心,蓦地一下像是被什么抓紧了一般。

只见,金正熙从飞机上走下来,他脸上神情严峻,看那深邃的眼神依旧透着冷静和果敢。

乔天真却发现他的眼圈下有一层浅浅的黑,从这里到索拉里要飞32个小时,这32个小时金正熙不眠不休,在飞机上进行指挥,和营救小组一起讨论营救方案,直到下飞机的前一刻,他还在和现任总统的对话。

“天煞的海盗,天啊,我那妹夫,会不会也和m果总理……”

“不会的!”乔天真突然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打断了乔贞儿的话,用坚定的语气说道,“他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

看到乔天真这模样,崔珍秀连忙站起来扶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坐下来,“天真,你别太紧张了,金部长他……”

“他会没事的,会安全回来的,对吧,珍秀!”乔天真紧紧抓住崔珍秀的手臂,急切地问道,她的眼睛里含着泪水,她的声音,她的身体,都在颤抖。

“天真。”赵慧美走了过来,抱着女儿,说道,“会没事的,金女婿他,一看就是个福厚的人,他一定,会准时出现在最后的竞选演讲席上的,我们一起等他吧。”

“妈……”乔天真的眼泪突然滚落了下来,在他走的前一刻,他们都还在吵架。

她突然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她为了小情小爱的事情就任性地丢下竞选工作,而他,为了被劫持的渔民,把自己辛苦筹备了整整三年的总统大选都抛下了,丝毫也没有犹豫,当他说没有什么事情比渔民的生命更重要的时候,她在他眼睛里看不到政治家作秀的痕迹,看到的是对生命的敬重和对民众出自真心的爱。

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从赵慧美的怀里挣脱了出来,拔腿就往外跑去。

她,想到了一个人!

“天真,天真,你要去哪里呀,这么急匆匆的!”赵慧美她们几个见乔天真突然这样,都困惑不已,也跟着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喊着。

“我要去金家!”

是的,她突然想到了金正熙的母亲,金叶青兰,这个在丈夫参加总统竞选期间失去了丈夫,儿子又在竞选前夕,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远赴索拉里,营救被海盗劫持的渔民,这个老人的心里,此刻该有多害怕多悲凉呢。

当她匆匆回到金宅的时候,金恩熙和管家,还有佣人们正坐在客厅里,所有的人脸上的神情都非常紧张,尤其是金恩熙,她的眼睛里还有泪珠。

“妈妈呢?”乔天真走过去,问道。

金恩熙看到乔天真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擦了擦眼泪,说,“在爸爸生前的书房,她说过了,任何人都不能去打扰她。”

乔天真听了,连忙转身朝楼上跑去。

“大嫂……”金恩熙突然唤住了乔天真的步伐,当乔天真转过身来的时候,她看着她,问道,“哥哥会没事的,对吧,不会和爸爸一样,出去,就再也不回来了,对吧。”

“恩熙姐姐……”乔天真用坚定的眼神看着金恩熙,语气坚定地说道,“你的哥哥,金正熙先生,他一定会回来的。”

“嗯。”金恩熙也用力地点了点头。

乔天真和金恩熙两个人的心,在这一刻,因为同一个人而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乔天真和她说完话,便跑到了二楼,金世勋生狻

当娥姐看到她的身影时,她走了过来,小声问道,“少夫人有什么事情吗?”

“娥姐,我想进去和老夫人说说话。”此时此刻,她们心里牵挂的是同一个男人。

娥姐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走开了。

乔天真将门轻轻推开,走了进去,只见——

金叶青兰一个人坐在轮椅上,肩上披着灰白色的鹿茸披肩,此刻,她那清冷的背影显得很孤独,很可怜——

乔天真走近了,只见,她手里拿着一个男人的相框,相框上的人正是她的丈夫——金世勋,她正颤抖着手摩挲着照片上男人的脸。

而她对着的那面墙上,则是金正熙和父亲,母亲的照片。

乔天真突然觉得,这个看起来孤傲冷漠,甚至不近人情的女人,其实,也只是一个每天活在对亡夫思念中的普通老人而已。

如今,儿子又福祸未知,她的心里,该有多煎熬多难受呢?

“娥姐,我不是说过,不许进来打扰吗?”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金叶青兰不悦的声音响起。

“妈妈……”乔天真轻轻唤了一声。

“是你?”金叶青兰回头一看,见是乔天真。

“嗯。”乔天真点了点头,走了过去,然后在她的膝盖旁蹲了下来,抓着她的手,她的手,此刻冰凉冰凉的,“妈妈,我们一起等他吧。”

金叶青兰颤抖着的唇,张了张,一向不喜与人接近的她,竟然没有将手从乔天真的手里抽出来。

她悠悠的眼神望着面前墙壁上的那些照片,乔天真的眼神也随着看了过去。

金叶青兰像是在回忆似的,说道——

“正熙,他的偶像就是他的父亲。”

推荐阅读系统之乡土懒人两界搬运工穿越未来之当家做主玉澜心韩娱之我的债主是明星就问你气不气神医磁皇造车超级仙学院我的超级庄园惹爱成瘾实业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