лʿ İʮ ͼı

/
лʿ | :3196   | лʿtxt | лʿֻĶ

易院长,我明人不暗话,仙脉的事情,你也应知道点么吧?蒋飞望易长青

易长青眼神深处明显有了变化,尽只刹那

望着蒋,易长青还点了点头

“没办法,我倒是想帮你,近一直为了仙脉做准,你也知道,这仙脉十年才开次,以···

蒋摊了摊手,“我心有余力不足啊

易长青能不明白蒋飞话里的意,蒋这话音刚落,易长青立刻说道:蒋兄弟,我以帮你,要你能救我女儿,你我做什么都行!

蒋面带犹的看易长青,约莫十几秒的样子,这才很勉强的点了点头,“好吧,既然这样,带我去看看吧

易长青早就等蒋这句话了,当下带蒋飞来到车边,亲自打开车门,蒋飞坐进去,自己这才坐在了驾驶的位上

得到易长青的示意,车子快速的朝着易驶去

在车上,易长青易嫣然的情况向蒋了许

原来,上次在医院密,大量的法宝易长青夺走之后,法宝内蕴的灵气,几乎全部易然吸收

在易长青看来,吸收了这么多的灵气,自己的女儿无异会变得更加厉害

,他没想到的,这些灵气竟然在易然的体内产生了反噬

如今的易嫣然,因为体内这些灵气的反噬,几乎每天都沉浸在痛苦之

易长青几乎想到了有的办法,可他女儿的情况并没有得到丝的改善,无之下,易长青想到了蒋

想到之前的,易长青不疑,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人能够救他女儿的话,那就蒋

跟易长青来到他的家中,当易长青推易然的房间时,一股异的味率先冲入蒋鼻腔

这味道很奇,带丝胭脂水粉的香味,更带着股若有若无的媚意,或许只因为这味像女孩子的体香了吧

易然就躺在床上,面色红的她,给人的症状就像是服了春药,促的喘,本就挺翘的胸部,随呼吸不断的起伏着

不得不,配上那潮红的脸,还有这闺房特有的女子装扮,足以男人浮想联翩,心生旖旎

至少蒋已经看呆了,看易然陈在床上,心里想,这小妮子还有些姿色的嘛,自己之前还真没发现

看着蒋盯己的女儿出,易长青连忙咳嗽了声,蒋面孔一抽,间恢复了正常

“易院长,这就是你的灵气反噬?蒋飞不懂懂的问道,上一世修炼到大乘境界的他,岂能连这个都不懂

易长青连忙点头,随即谦卑道:“叫我长青就好,我长青就好

蒋笑调侃道:“搞得咱俩跟兄弟似的,这样一来,嫣然岂不要叫我一声叔叔了?

易长青色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易然虽然承受灵气反噬的痛苦,不过神智多少还清醒着,听到谈话声,艰难的出声道:“爸,你在跟谁话?

易长青刚要开口,蒋抬了抬手,口道:易院长,你先出去吧,你在这里,我还真不方便。

易长青看蒋眼睛里的戏谑,突然有些担心起来,他不明白,蒋话里的不方便,究竟医治不方便,还是其他么··

不过关于这点,显然不好破,易长青犹豫,慢慢的门走,不忘担心的嘱咐道:“蒋兄弟,我···你···

蒋一把将易长青推了出去,“大家都男人,我懂!”不耐烦的着,直接把门关在了后

门的动静,易长青显然并没有开,估计不放心的把耳朵贴在门上,听这里的动静呢

蒋想也不想,直接脚朝门板提了过去,偌大的声音,整扇门就险些踢,这巨大的响声传出,蒋飞立刻就到了门,易长青那若有若无的呻吟

“这老东西!”蒋飞冷笑一声,这才朝易嫣然的床边走了过去

尽灵气反噬搞的很是痛苦,易嫣然还是极力的睁眼睛,想要看清自己房间中的人

,仅能张条缝隙的眼睛,看么东西都模糊的,以至于蒋飞都走到了床边,她还没能看清

“你···你究竟是谁?”易嫣然艰难出声

看着满脸红的易然,蒋飞坏笑中,直接俯下去,嘴巴贴在易嫣然的边,轻声道

“我人人爱的蒋啊,人家才从护站开不久,你就不记得人了?

到是蒋,易然体明显的颤,感受耳边那温的气,易嫣然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易嫣然的着

蒋什么都没,将手指搭在了易然的手腕上,那柔若无的触感,那光滑的肌肤,倒也算是人间极品

坏笑的望易然,蒋飞的手指沿着易然的胳膊,寸一寸的向上缓慢滑动,那轻微摩挲的触感,使得易然脸色不断的变幻

惊惧的她,似乎明白接下来蒋会对她做什么

怜她如花的年,到现在为之,还没有男人真的碰过

蒋的手指已经滑到了易嫣然的肩,易嫣然越发紧张的是,蒋飞的手指正很不安分的己的锁摸去

那略带粗糙的摩擦,使得易嫣然紧张的能到自己促的心跳!

“蒋···蒋···你···!

易然剧烈的挣扎着,何此时的她,连动动手指都很困难,这也使得她的挣扎在蒋看来,俨然成了种勾引,种罢还休的惑

“嘘!蒋飞竖了竖手指,示意易嫣然不出声

在易嫣然羞恼的目光中,蒋飞那模糊的身影,正在朝自己慢慢的压上来!

尽线有些模糊,可从脸上传来的气息以判,时的蒋飞,竟然···竟然想自己图谋不

那可恶的嘴唇,已然距离自己很近!

感受强硬的身压在己身上,易然喉咙没来由的抽动了两下,那股男人特有的气铺面而来,使得她有些不知

愤,羞恼,紧张,期待,那么的情绪纠缠在一起,使得此时的易嫣然,脑袋直接一片空白

“的蒋!”易嫣然在心里咒骂着,因为她已经感到己的嘴巴人吻上了

但是,并没有想象的火焚身,没有想象中的厌恶与愤懑,蒋吻在双唇,易然竟然感到了一股舒爽,股快速遍全的清凉!

ƼĶϵͳ֮˹Խδ֮֮ҵծҽŻѧԺҵijׯ԰ǰʵҵ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