Ůٻ 625 ˭ģ

/
Ůٻ | :4691   | Ůٻtxt | ŮٻֻĶ

近侍把头都破了,却终无人承等接到消息的简离旷用最速度赶到辩时,盛怒之下的晋国,已经打死了五六名下仆!

“不你?”晋国看向简离旷的目光,从前的赏与喜爱,满满的疑与怨恨,这占春馆是皇弟赐与清江的,清江己现在在帝都,这地方能发号施令的,除了本就是你!向皇弟承诺过不会伤仪水母子命,且也因为在坐月子,这几日都没空去仪水那边,她那子儿幼有锦绣堂医者调理,要命实在不好赶上难产还有能会死,结果孩子好好儿的生了下来,却因中毒去世你敢这手脚不是你做的?!

她切齿道,你这个靠简平愉宠灭妻才弄到谓子名份的东西,觊锦绣堂、看离邈不顺眼,很久了吧?!不然之前怎么会给出那么毒的主意?!只万没想到,你不但对弟媳心狠手辣,居然连本也敢算!!!

迎着晋国不信任的光,离旷按捺住恼怒,提醒她:“下,人死不能生,现在最重的,可不是胡乱猜疑,与我反,是善后!

—仪水郡主所算的那样,即使木夫人手里握锦绣堂,不是全没反抗皇的能力,但锦绣堂业已衰落,不可能抗大睿皇

显嘉帝之以这位夫人心存忌,到底,他的不是区区锦绣堂

而是整个世门

忘,显嘉帝自己,也是靠着青州苏氏的赏识,才一步走到今日的

要没有苏家给他铺,他早就申屠贵跟贞媛人给活活折磨死了—更不在之后逐渐得到江南宋以及木夫人的认可与扶持

木夫人虽然是拥立显嘉帝的门阀势力弱的,但青州苏跟江南宋可都还有男子支撑门户,不是省油的灯

这些望族比谁都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以忍显嘉帝木夫人出尔反尔,也可以坐视晋国仪水郡主在定范围内恩将仇报—但他们绝不会接受,皇直接谋害阀阅子弟的性命

因为现在已经不是百年前的时了,海内六的子嗣越来越少,锦绣堂甚至直接绝了嗣,连三代单传的江南宋,也在无后的边缘徘徊。他根本不可能像从前人丁兴旺的时候那样,侈的挥霍族中子弟的命

实际上六即使在子孙满堂的情况下,除了昏了头的家主,也绝不会随意的费族人这种昏了头的主,那定是干不长的,甚至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否则也根传不到现

连族人都不能轻弃,更不在任何时都受到极大重的嫡系子弟了尽管仪水郡主不姓,但她的母亲作为锦绣堂的继承人,而且明确暗示过只会将锦绣堂传给自己的骨,在世门看来,仪水郡主亦锦绣堂系

那么如果他们不为水郡主之死出头,皇岂能不由轻视世家门,也不把他们的系子弟放在眼里,从而任意践踏侮辱迫害杀以取乐?

苏宋两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却轻描淡写的解决掉的就在门鼎盛的那些年里,之间互相争斗时,不到万不得已,也会谨慎的避开直接朝系子弟下手的底线

毕竟没人希望己的孩子成天活在层出不穷的暗与谋害里,十打子都未必得起这样的消世家世家,人都没了,还称什么?

更何况,现在即将背负上谋害仪水郡主罪名的,根不是世门,是皇成员,显嘉胞?

这在世门眼里,不晋国对仪水的恩将仇报,是皇世家门的践踏与试探

在这种关系到他们的切利益,乃至于生存亡的题上,所有的世门都会联合起来,绝不会后半!

必时,他甚至不在乎联合刚刚他们打下去的沈刘两,再来次改朝换代!

晋国想到这儿,眼前不禁阵阵发黑!

显嘉登基迄今才几年?

她过上真正金枝玉叶的日子才几天?

如果这件事情处置不好,当真令显嘉失位,那她她会是么下场?

回想惠宗皇帝朝的绝望与辱,晋国整人都打了寒战—她绝,绝不要回到那样的处里去!

而且她心里知道,倘若显嘉失位,她甚至连那样的处都不可得

“下,现在最要紧的是口简离旷看出晋国的惶恐,给她出着主意,然后

“啪!谁料话没完,简离旷已经挨了记光

晋国怒目喷火的看他:“灭口?!满帝都都知道,趁简离邈他出之际,将水邀来占春的!现在仪水中毒身亡,倘若边人也有三长两短,谁会不认为,是谋了她!?你还敢说这件事情不你背做的—来人!与我将他拖下去!!!

离旷闻言色变,知道晋国这要拿己当替罪羊了,他暴了,似想到了什么,却也不慌,只冷笑道:“下还真伐果决,人一日夫妻百日恩,当初我与下商要谋害仪水时,下对我赞有加这才过去几日?如今看到水了,竟立刻拿我出来做幌子?!然而仪水背后站你们姐弟得罪不起的木太婆,却也不知道陛下是不是现在就不要父平衡朝堂了?!

他半讽刺半是挑的说,“自古以来,做皇帝的都不重臣辅佐,却必需要一位水性杨花又会惹麻烦的帝姊,吧?

扔下这句话,也不必侍女押送,他冷笑着理理衣,己走了出去

待他走远,心腹上前:下,不要比了个口的手势

晋国冷汗淋漓片刻,最终无力的摇头:这事告陛下置!本…本拿不了主意了!

显嘉帝接到消后,险些没气晕过去!

甚至因为晋国正在坐月子,贸然动身回去帝都会引人注意,皇帝不得不口卧,专门服出,走了趟占春馆他隔着屏与晋国相时,差点没忍住冲进去给这胞姐两耳刮子清醒清醒:“皇姐自己不想过日子了,曾问过母后还有朕与代国的意?!

“真的不我做的!”晋国自知理亏,闻言二话不,挣扎到地上,“砰砰砰”连磕三响头,惨然分辩,“我答应过陛下,不会动她跟她孩子的命,么能反悔?不信陛下回头这儿伺的人,因为才来的那天她动了胎气,我这几日根没理会过她,直搁在精舍里,好吃好喝的养着。再说我才生下来孩子,今还在月子里,顾不暇,来的精力去她?

究竟同父同母的弟,显嘉帝看着月子里的姐隔屏跪倒的模样,沉默良久,长叹声,到底放缓了气:“皇姐还在坐月子,地上凉,还起来说话。不皇那谁?

“我疑是驸马,但驸马不承认,我现在已经把驸马扣下来了。晋国这才小心翼翼的扶着榻沿起身,却也不敢坐下来,只在屏风上站出垂的影子,带苦涩道,你要亲么?

“不会是驸马,驸没这胆子。显嘉帝闻言却冷笑了声,“朕当初之所以会对木夫人毁诺,乃是因为要助平愉之力,联合寒门官宦,制衡世门。这几年来,平愉与顾韶作为寒门与世的代表,斗得去活来…果此事驸马做的,顾韶么能放过这铲除政敌的机会?届时在世家的怒火之下,他父子连命都难保!驸马再蠢也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才会劲的撺掇你付家三房,己却鲜少直接出面!

晋国然道:那…那会是谁?水身边可有女医的!

“不你们妇,除了她自己还能是谁?”显嘉帝却是眼看破内情,神情复杂的道,久闻这位堂妹是没城府的,眼下不你到绝,恐未必下得了这样的决心你到底安排了什么事情折辱她?!

皇帝脸色难看起来,可…与名节有关?!

晋国折腾水郡主不天两天了,仪水郡主一直在忍,没那会都没过死,怎么会在孩子落地后需要生之母照顾的时候就死了

既然晋国保证她没有想害仪水母子的性命,显嘉帝稍微想,也能猜到晋国的打算了,他虽然纵,但看到这种毒的做法,也实在得不喜—最重的,晋国这样的做法传了出去,世家门即使不谋划着换掉他这皇帝,必然也要着他弄死这姐!

至少也得废为庶人!!

毕竟皇成员虽然向来有特权,可恩将仇报到这么恶心的份上,传了出去,举国都会说这长公主了

须知道按照这时主流社会的认知,当街杀人还有称为“义”的能,.却妥妥的该杀

怕晋国活活打死仪水,造成的恶劣影响,也比她找人侮辱堂妹好善后

这事旦传,可以百分百会牵显嘉这个才登基的皇帝

显嘉帝的体本来就不大好,这会险些真的口吐出来:他虽然从来没指望晋国这个姐给他帮忙,甚至做好了给她收拾麻烦的心理准,然,照晋国这么个作法…迟早会把自己拖下帝位吧?!

ƼĶϵͳ֮˹Խδ֮֮ҵծҽŻѧԺҵijׯ԰ǰʵҵ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