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۳裺Ůͣҧһ 289 290ûɣ

BOSS۳裺Ůͣҧһ | :5923   | BOSS۳裺Ůͣҧһtxt | BOSS۳裺ŮͣҧһֻĶ

“王子走了?”依依裹件单纱把手伸出窗外,感受风带来的意

李栋有一时的吃惊,不过随即点点头

“还晚了,精于算计,他也还是晚了,别国的继承人的到来,不会跟他有点的关系,真怜,我还想得他好看跟他交朋友,真惜了、依依嘴里啧啧啧的出这声音

“嗯、仇承昊憋足了气在依依的边哼声,刷足了存在感

“你我在半路上截了他的机吧,我得就这么放他走憋屈了依依撅爱的肉嘟嘟的小嘴,最近看起来依依的小脸胖了不少,应是丰满了吧

“我为什么帮你仇承昊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但是眼睛很是的在依依的垂涎滴的小嘴上流连

“啪叽依依在他的脸上无防备的情况下亲了下去这下了吧,昊哥哥最好了。抱仇承昊的胳膊在车里撒娇

仇承昊的心依依最清了,不过是因为李栋在依依的边太长了,仇承昊想显示一下自己的拥有权已,且,依依又如的识时务的人呢

“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答应你吧仇承昊忍住上扬的嘴角,摆出高姿态小女人嘛,还是要宠的

“轰隆一声山顶上部银色的飞机不知怎的突然坠落。王子刚好挂在树枝上,降落伞缠绕在一起动弹不得,这个时还天公不作美的下起了雨

“依依小姐,我们要不要这时动。李栋看不远处的电闪雷鸣,生怕落在山顶还挂在树上的王子万雷劈了,又是庄国际大案,恐不这里的人以担待得起的

“不,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的化了我不想去救他是他活该依依远望着远的电闪雷鸣。眼里带恨意。依依明明告诉过王子医师她么重的恩人,他却因为自己的私一而再再三的去伤医师一家人

依依把医师的地址告诉他,因为他承诺给依依会保护医师一家人,现如今,一次又次的给医师致命一击的就是他,这口气,依依如何能咽得下去

“依依,你这样太过分了,他么说也国王子,若是在这里事,我怎么能脱得了干系。门阵蛮力撞,呈现的仇承昊气冲冲的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商人的有特征,这点,依依点也不意外

“江山美人,你哪。依依伸出手,任屋檐的雨滴滴落在手心上,体里的一点点的暖意渐的手上传来的刺骨的寒冷代替。只不变的是依依脸上依旧带着的人看了有些凄凉的笑容

江山委聘,你敢吗,有人敢

“依依,你不要我。仇承昊已经下了命令以最的度去救助阿拉伯的王子,仇承昊一直都想开拓国外的商业竞争,无奈在依依的阻挠下仇承昊一直没有机会,要能上阿拉伯的王子,这一通往国的运输黄金的道就打了这千载难的机会,他不会放过的

“你去吧,这你最好的机会。真好我就问你一件事情,你答应去阻挠王子的机,是不是哄我的依依眼神中没有以往的落寞于即将要听到的结果,依依淡然了很

“依依,很事情是不能任的,就像国外的贵,我们惹不起的。

“哈哈哈哈,惹不起,我从来就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你仇承昊惹不起的人,那么,阿拉的王子你惹不起,丹麦的皇族你就可以追了吗。你以为,在王子之前离开的,就只失事的大皇子吗,你以为,那个孩子真的会在我的手下吗,仇承昊,你错了,放走了王子才你的大的败笔,丹麦一定会追杀你到海天,你在这世界上都没有立足之地。依依恨恨的看着这个男人为了谓的利益次又次的利用她的男人。高傲的起了下巴

“你说什么?”仇承昊握住依依的下巴依依眼角流出的水没有仇承昊有一丝的怜惜

“我说,你想象的帝国不可能实现了。真怜依依冷笑道

“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让我为难你就这么心仇承昊冷眸把依依推了最低

“至少,我得对的事情。

“啊、仇承昊不惜的甩依依。吩咐下去,冒雨连去对面的山头,失事飞机上绝对不以留活口。搞大挺实的影消失在雨帘的色

“很笑,我人利用了这么久才后知后依依拿起身边的子,裹住己越来越冷的子

“依依,”一双同样的没有温度的手在了依依的肩上,明明没有温度,依依却觉得直达心底的温暖

反手捂住他的手白龙,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应一始就沦陷进去。了这么多的人,我错了,我错了,从一始,我就错,我要改变现在的切,我一切入正轨。依依一时之间有些精神恍惚推了白龙,径直的闯了出去

“白焕,白焕。依依冲进山林,在雨大叫。泥泞的山地地势看不清,李栋困在了沼泽之

踩上了树枝依依重心不稳,滑到在了山坡上,栽了下去。至此,山岭之中都是哗啦哗啦的雨声就连蟋的声音都静了不会儿传来了啪嗒啪嗒的脚声

依依醒来还是在白龙的休息室,看到的是白龙精饱满但日渐消瘦的脸。依依一醒来就趴在膝盖上。白龙劝不动,只静静地摸依依的头

依依嘴里喃喃的他在我,他在我他不会再理我了。依依满脸的光模糊了眼前的线

“依依,你在说谁,是谁

“我回来的人。依依抽抽搭

“哪有人送你回来,是李栋把你带回来的,你出门就摔倒了,根就没有开多远。

白龙这么说,依依就更加的伤心。哭的更伤心了他以骗得了你们,但他么以骗我,我根就不穿的这身的衣服,他一直贴带着我的衣物,一直为我做我想要做的任何事情,却就不肯见我

“能进的了你的山,能在王子的飞机上动手脚的人,白龙,你得,你以轻易地察到他的存在吗

“哗啦门口一声特大的水生,像鱼的水都间泄了下来接就是仇承昊不以的脸出现在门口,头上的头发雨水打湿紧贴在脸上,看着充满了高贵和冷艳,只这一份美丽,依依此时没有心赏

依依抓住白龙的衣领,把自己尽量缩的小小的,尽量降低存在感

“滚。仇承昊把把白龙扔到边白龙接就群的黑衣保镖控制住不见了影

双潮湿还在滴水但充满了愤怒和霸道的手扼在依依的脖颈间。眼神里就好像是在喷样若真的以,依依绝的相信他可以不犹的把依依烧成灰烬

“又没有人告诉过你我不可以激动依依感觉自己的眼球就挤出来一样声音就像是在坏掉了的收音机里挤出来的一样

“我记得有人说过,你还不以受凉,但是,我觉得不识时务的女人既然什么都以做,那也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承受的。依依感觉身上一阵寒气来,身上的毛已经飞到了门口就连披的大衣也仇承昊撕成了粉

依依仇承昊拎在半空中,下秒依依就摔在了泥泞中。泥土的腥味穿了依依的每细胞。每次到地上的积水,依依都好像是碰到了寒冰一样,忍不住缩回来,空气里湿的水汽就像根根针扎在依依的每一毛孔里

体突然的反应让依依就连颤抖的力气都没有子里好像是间就掏空了一样

“就应你这个女人张张记这时手下的人来报,仇承昊眉头一皱就离开了,留下了依依一人躺在泥泞里双目无的看着大山里雨后无比清澈的天空

这样美得地方依依有在出生的时候看到过吧

仇承昊到达的时根就是片狼藉,山头上除了机的片,就抢过后的尸体。王子,仇承昊看到的件本该属于王子的风衣和一靴子。其它,么都没有,跟的无幸存。这根本就是人洗过的场景。且,根就是依依干的

对于仇承昊的忠告敢这么无视的也有定的胆量承担后果

夜追无果,仇承昊疲惫的回到山。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事情,跑到崖边看,还好,依依已经不在了,这女人总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虽然仇承昊下了命令谁都不以救她,但是没有说依依不准指使别人,这小把戏,依依早就能看穿了

让仇承昊意的,屋子里,卧室里,书房里,甚至就连厕里,根本就没有依依的影

仇承昊去了关押白龙的地方,由于过量的镇静剂,白龙还在昏迷之中,在仇承昊回来之前,白龙使不能醒的

依依在哪里仇承昊头翁的一声就大了。这时仇承昊才意识到,身边根就一人都没有

监控,依依一人在泥泞,根就没有动弹监控一直到四个小时后,依依依旧在黑夜中躺在泥泞的土地上。狂风在她的边乱舞,看着不断摇摆的树枝,仇承昊都以感觉到娇气的依依是有么冷,但是画面,依依就连一紧缩的姿势都没有做过

突然,一声响雷之后,画面消失了仇承昊对着黑黑的屏幕一时之间也没有了主意,脑海里只回想白焕的忠告,依依换期间不能,不能受凉,不能流

依依躺着的地方分明是片的迹,谁能告诉仇承昊这不是她的,这不是依依的

依依苍白的脸带着牵强的微笑,这个时,就连笑的力气依依都很难做得出来了

“我就知道,苦肉计你,一定有用依依脑看窗边站着的那男人。谢你,我很喜这小树屋,很有安全感

“你怎么这道这是在树上白焕叹了一口气,不得不承,这个女是有办法人心软,明明这时她以撒娇她以哭泣,她偏偏像平常样跟你聊天

“我很敏感的。依依努力想要笑出来,一口气憋在了脖子间,剧烈的咳嗽起来

白焕忍攥拳头没有回头。良久,依依稳定下来。白焕才口,感的出来,她下了很大的决心我会把你回仇承昊的边,”之后身后就没有了声音白焕这道依依跟在仇承昊的身边不因为爱,不过因为份恩情依依一辈子带着恩义活着,还清了有的人,实最后欠的最多的人就她自己

后传来细的的声音。树冠上总是会有些的鸟,白焕也没有在意,这个时也没有心在意随后一声咚”的声音

幸刚刚下过雨,树下的泥土比较松软,于正常人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于依依就不定了

依依嘴带。全已经了下来已经没救了。依依留后一口气、着白焕的一笑依旧那么治愈看见不远呆滞的仇承昊

“我好想为自己活次,你们总是逼我,我想想通人样的活着,这样好,好,一次的额脱我已经没有力气了。没有力气了。

嘴蜿蜒的丝流在脖子间跟依依脖子间的红色幸运绳连接在一起,无违和

“依依,依依。从不流的仇承昊这个时就像一失去了唯的心爱的玩具的子,颤抖着的手不敢触已经渐渐的冰冷的个依依的身体这喜蜷缩在己跌里的女竟然就这样倒在己的面前

江山委聘,你愿意

那是依依后的请求

...

ƼĶϵͳ֮˹Խδ֮֮ҵծҽŻѧԺҵijׯ԰ǰʵҵ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