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巫师 第148章 食死徒

文/作者1107
麒麟巫师 | 本章字数:4097   | 麒麟巫师txt下载 | 麒麟巫师手机阅读

伯恩的凝视完全没有移走过。“李先生,我想。“他说。“你应该有证据吧?“

“当然,我在他的身上留下的痕迹。“安德鲁一边说,一边挥动魔杖。“一道追踪魔法,当然,我不能全部展现出来,这违背了法律,伯恩,你得跟我一起,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伯恩点点头。那对如老虎般冷酷的双眼继续凝视着手下,然后用几乎可说是温和的语气说:“请吧?“

“老板,他在说谎。“崔斯特抗议道。他舔了舔嘴唇。“他妈的,安德鲁是警察那边的,你得小心他,免得糟了他的道。老板你自己也说过,他是玩真的,他知道很多事情。“

一片片拼图被放到正确的位置了。“杀了你的手下的那个家伙知道我在追查他。“安德鲁说。“你的敌人就是贩卖三眼的人。你的手下应该是拿了他不少甜头才会背叛你。他一直都在提供资讯给你的对手,帮他跑腿。“

伯恩眼中最后一丝愤怒也褪去了,冰冷如同刀锋一样从他的眼中溢出,很快布满了他的脸庞。“家门不幸,看来真的有人背叛了我。李先生,能请你现在就帮我找出那个人吗?”

“我被袭击了两次,一次是在我家里,一次吗,就是不久前,我记得那个人应该躺在马路上,等着急救车,我没有想到他怎么快就好了,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安德鲁目光略过伯恩的一群壮实的小弟,很快停留在一个阴影中低矮壮实的白人身上---那个被安德鲁被动魔法击飞,摔的爬不起来打手,居然好端端站在那里。

“谁?”伯恩低声问道。

“我伤到了他,我不行他能这么快就恢复,我说那个谁,就是你,你能出来一下吗?”安德鲁指着阴影里面那个打手说道。

这下他可没得跑了,他惊惶地看着安德鲁,拼命摇头表示否定。

“老板...老板...不是我,我什么都没有...我...”

“有个很简单的办法可以搞定这件事。“伯恩用平顺的语气说道。“劳伦斯,你过来,和这位李先生对峙,如果不是你,我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老板,他在说谎。“那个打手重复道,但他的声音开始颤抖了。“他只是想让你搞不清楚。“

“劳伦斯。“伯恩说。他的口气就像是父亲温和地在责备小孩子。

他知道大势已去。安德鲁在他打算行动前就从他脸上看出他打算铤而走险。“你这个骗子!“他对着安德鲁怒吼。他挺起身,从桌下伸出的手举了起来。在他开枪前安德鲁便意识到他手中握的是一把左轮手枪,和安德鲁的点三八几乎是同一型。

有好几件事情在同时间发生。安德鲁扬起手,将安德鲁的意念灌注到左手腕那只像是缩小版中古时期盾牌的手环里,并且强化了围绕在安德鲁身边的保护能量。子弹反弹在上面发出尖锐的声响,在近乎全黑的餐厅里发出火花。

一个鸡冠头跳离桌子,保持低姿态,他手上多了一把小型的乌兹冲锋枪。崔斯特更是直截了当,反映了野蛮人般的盲目暴力本质。这位巨大的保镖一手将伯恩推到身后,用他那硕大无朋的身躯挡在他的老板和发疯的打手中间。而他的另一只手则秀出了一小把半自动机枪。

叛徒转过头看到崔斯特和他手中的枪,他就慌乱了,把自己的武器朝向那大汉。

崔斯特以无情的效率对他开枪,三声清脆的枪响,三道从枪管喷出的火光。头两发射中瘸子的胸膛,把他打得向后退了两步。第三发射中他的右眉毛上方,使得他的头向后仰,整个人倒仆在地。

那个叛徒和安德鲁一样有双深黑色的眼眸,安德鲁看得到那对眼睛。当他倒在地上时头朝向安德鲁这边。安德鲁看到他眨了一次眼,接下来那目光就从他眼里消失了,他死了。

安德鲁微微愣了一下---他当然看到过很多次死亡,不管是作为末日战士,还是之前在霍格沃兹的战斗,死人是常有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安德鲁尤其感觉到---真实--很快,安德鲁意识到地狱图景发动了,那个可悲叛徒灵魂被看不见力量攫住,毫不留情一口吞下---他堕入了无间地狱之中。

事情不对----安德鲁立刻意识到,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地狱图景刚才吞噬掉了一个新鲜的灵魂,在安德鲁面前,他眼中黑暗迅速消退,地狱烈焰如同火焰般----在事情变得完全不能收拾之前,他胸前五芒星爆发出璀璨的光辉,一阵冰凉的魔力从安德鲁头颅中流过,火焰褪去了。

安德鲁们停在原地不动,伯恩在崔斯特的身后说:“我要留他活口,他本来可以先回答我们一些问题的。“

崔斯特蹙了蹙眉,挺直身子后从伯恩身边退开。“对不起,老板。“

“没有关系,崔斯特。我想,小心没错吧。“伯恩站起身,整了整领带,走到尸体旁蹲下。他摸了摸头上被开了洞,灵魂被吞噬的尸体的颈部和手腕后摇了摇头。

“劳伦斯啊劳伦斯,如果你来找我,我会付比他们多一倍的钱。你一直都不是很聪明,对吧?“语毕,他又和整晚一样面无表情,伯恩将他上衣挽起,打量着他的背部---那里有很明显的淤伤。

他皱了皱眉,把衣服弄回去,表情看来颇为郁闷。

“李先生,看样子。“他说。“我们有个共同的敌人。“他转而凝视着安德鲁。“是谁?“

安德鲁摇摇头。“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话就不会来这里了,我以为有可能是你。“

伯恩扬了扬眉。“李先生,你对我的了解应该不会仅止于此吧。“

轮到安德鲁皱眉头了。“没错,我早该想到。“这些命案比伯恩的手段要残酷、野蛮得多。他或许会想除掉竞争对手,但是不会大开杀戒。想当然尔他也没必要杀掉局外人,像是贝拉,像是那个可怜的留学生。这样做既没效率,又会危害到生意。

“李先生,如果他身上有你要的东西,请自便。“伯恩说。他环视整个房间并叹口气说:“最好是快点。我想垂钓俱乐部也走到尽头了,真可惜。“

虽然很难受,但安德鲁还是走到叛徒的遗体旁。安德鲁得先把扶桑木魔杖放下才能开始搜查尸体的口袋,安德鲁觉得自己简直就像个盗墓者,在死人身旁偷偷摸摸,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从他口袋里搜走。

安德鲁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他只好随便取了一点死者的物品---以备不时之需。安德鲁抬头看看伯恩,他也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安德鲁,其实是注视着安德鲁的眼睛。

“什么也没有。“安德鲁告诉他。

“有趣了。刚才你说你伤到了他,而且还很重,估计有人帮了他,让他能尽快回到我身边,防止其他意外,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你会来的这么快,所以他被弄了个措手不及。他八成是在来这里之前就将那些东西先给了别人。“伯恩说。

“确实有可能,但是也有可能是来这边后给的。“安德鲁同样面无表情说道。

伯恩摇头。“我很确定他没这样做,否则我就会留意到。“

“我相信你。“安德鲁告诉他,而且安德鲁也真的相信。“那到底是谁呢?“

“很明显。“伯恩说。“是我们的敌人。“

安德鲁闭上眼---这一切都毫无意义,不如把他们全杀了吧,恶魔毫不犹豫吝啬的给安德鲁提供了最简单的“好主意”---“有意思,希望我们敌人知道他在对付谁。“

伯恩没有说话。他起身平静地对崔斯特和小弟们下了些命令。崔斯特用餐巾擦了擦他的枪,然后把餐巾丢在地上。鸡冠头走到吧台后头整理电线并拿了一瓶威士忌。

安德鲁拿起安德鲁的扶桑木杨木的魔杖,站起身对伯恩说:“告诉我其他你知道的事。我需要从你这边了解所有事情才能抓到这家伙。“

伯恩想了一下,点头道:“没错,你是需要。不过很不幸地,你选择在公共频道上讨论此事,你让自己暴露在敌人的目光下。就算你有合情合理的缘由,也没办法洗刷掉你公然藐视我的举动。除去我个人的想法外,我没有办法对这种事忍气吞声,否则更多类似的事就会跟着发生。我必须要能够掌控全局,这是对事不对人的,李先生。这和生意有关。“

安德鲁耸了耸肩,把扶桑木魔杖转了一个圈,有些玩味的看了看崔斯特手里枪,转而看向伯恩。“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什么都不做。“他说。“我不需要做任何事。一则是你及时找到我们的敌人并把他打倒。倘若你真的能打败他,我也会让任何问到此事的人了解到你是受我的命令行事的,这样的话我就会考虑忘了今晚发生的事。无论如何,隔山观虎斗都是对我最有利的。“

“如果他杀了我。“安德鲁点出一个重点。“假如我就是下一个心脏被掏出来的人,你还是不知道他在哪里。你也无法进一步除掉他并且保护你的生意。“

“的确。“伯恩说。他笑了,这表情只维持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不过我认为我应该不会束手就擒吧。就算他杀了你,他也多少会露出行踪的。而且自从我们上回交手之后,我觉得我对于该期待哪些事,是有比较好的概念的。“

安德鲁怒视他并转身,匆匆走向门口。

“安德鲁。“他说。安德鲁停下脚步,回过头。

“这是我个人的意见--我真的没办法帮你什么忙。我们无法从他的手下那里得知任何事,他们都很怕他。连那些药是从哪里来、在哪边制造、这个人又是由哪出货,都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他很像黑影,意思是他永远躲在暗处。我就只知道这些。“有那么一刹那,安德鲁从伯恩的眼中看到一丝困惑,似乎随着他和安德鲁这样的巫师、超能力者接触的越多,伯恩,这位前极限特工脑海中的困惑也就越多。

安德鲁注视着伯恩一阵子,然后点头。“谢谢你。“

他耸耸肩。“祝你好运。我想我们以后最好不要再有机会交手了,我无法容忍我的生意再次受到骚扰。“

“我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安德鲁说。

“太好了,能和通情达理的人沟通是很好的事。“他走向他剩下的两个手下,离开了地板上瘫着的尸体。

安德鲁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子,走进阴冷湿雨的黑夜---这样的黑乎乎阴沉沉的天气下,安德鲁应该抽支烟,说不定还能遇见一位天使。

安德鲁听到那可怜刚刚死去灵魂在烈火中哀嚎的声音---也许人间这地狱还不算太糟糕。

安德鲁依旧很后悔对赫敏撒谎,但安德鲁仍不打算告诉她更多的事。安德鲁还是不知道不断试图攻击自己的人是谁。

他刚才在“崔斯特垂钓俱乐部”已经确认过了,那个可怜用棒球袭击过自己的打手确实已经死了,而且死了至少一天以上了---安德鲁非常确定,伯恩并不清楚自己权利有一部分已经出现了阴影,他太自信了,对于手下背叛看的太简单了---安德鲁选择了沉默,他确定就算自己现在说了,伯恩也不会感谢自己。

“安德鲁,认了吧。“安德鲁自言自语。“就算你有无尽的魔力,能瞬间把整个俱乐部全部化成灰烬,也没办法改变他们自以为正确的想法。“

安德鲁想说,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没人能逃脱掉,时间到了,所有一切都会完蛋。

当然,信任他人,摆脱疑虑的负担,让自己有所希冀,应该会让人解脱。要把黑暗变为光明,需要信任,而信任他人之人,则冒着将自己的信念交到错误之人手中的危险,因为有人会为你祈祷,也有人会将你当做猎物,不论你处事多么小心谨慎,有时你还是无法分辨两者有何不同。

推荐阅读重生之清爽人生会抽奖的科学家寻找走丢的舰娘重生之无限梦想新世纪的异端英雄华娱之闪耀巨星神级农场穿越自带神攻略乾坤当铺圣杯战场次元末世之完美融合重生日本高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