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娇妃 番外 (父子大pk)(1/1)

文/七栎蟹
枭宠娇妃 | 本章字数:1740   | 枭宠娇妃txt下载 | 枭宠娇妃手机阅读

天景十三年,适逢雪宝九岁,小小年纪,已出落得英俊比,而且天资聪颖,除了一手好医术外,更是得他爹娘的真传,咳咳,说到像他娘的地方,那当然是外表呆萌害,秒杀上至九十岁的宫女麽麽,下至三岁的知yòu_nǚ,太子的名号那可是人不知人不晓,想必假以时日,定会超过他那腹黑冷血的皇帝爹爹。

不过,你们可别被他温暖如风的外表骗了,他的内里可是像足了他那老爹,想当年,他七岁就出得一妙计灭了周边一个不规矩的小国,那可是不输三国里九岁孤身入敌营的孙仲谋啊,而他只要到了他娘亲的面前,就会像个懂事的乖孩子,撒娇卖萌讨他娘亲欢心,可他皇帝老爹早就穿了他的本性,在他腻在沈元熙怀里吵着要吃娘亲做的糕点的时候,某人鹰眸微眯,一个冷冷的眼神扫过去,某小孩立刻耷拉下脑袋,乖乖地离他娘亲远远的。

笑话,他可不想再被他老爹弄去帮着批阅奏章,他才九岁啊九岁!正是天真邪冲娘亲撒娇的大好时光好不好!只是奈啊,娘亲长期被某良心的腹黑爹爹霸占,他长期缺乏母爱啊母爱!

不行,他得想点办法,把娘亲夺过来!

某小孩邪邪地笑了,夺母大战开始![

第一回合:

“皇上皇上,x美人怀孕了,请您过去!”小太监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不远处的金丝纱帐内,皇帝正在努力耕耘,皇后娘娘娇喘连连,闻声,美眸一眯,软声道:“皇上,x美人可是娇媚比,现在又怀了龙种,您还是过去吧。”

皇帝邪魅一笑,身子猛地一沉,身下之人立刻咬紧了唇,生生忍住了那声娇吟。

皇帝声音慵懒沙哑地道:“去回了x美人,皇后娘娘赐安胎药,让她安心养胎,另外为了安全起见,让她移住翠屏宫。”

皇后惊讶:“皇上,那翠屏宫可是冷宫!”

“你以为什么样的女人都能给朕生孩子吗?朕的孩子,只能你生!”

皇后又羞又急:“皇上,你是想让整个后宫都说我沈元熙是妒妇吗?”

说到这儿,皇帝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咬牙道:“不会的,因为已经处理好了,不会有人乱说。”

“怎么处理?哦~我想起来了,我前几日听人说皇上……那方面不行,所以本来打算将女儿送进宫的几名大臣这几日都没了音信……呵呵呵……”某女笑得花枝乱颤,想起她初听到这个传言时惊讶不已,想起某男在自己身上日日耕作,哪个混蛋敢说她的男人不行?可是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她那个可爱的小混蛋儿子在背后搞的鬼,难怪让一向自大得不行的宇文骜敢怒不敢言,谁让他把打发掉那些官员往后宫塞女人的重任交给她的心肝儿儿子呢?哈哈哈。

某男一张脸顿时黑沉下来,突然,他阴冷一笑,从齿缝里逼出几个字来:“我行不行你还不清楚吗?要不然再来一回合……”

某女顿时后悔捂脸。

所以……第一回合,x贵妃——扑街!

太子还是没能夺回娘亲,他老爹胜!

第二回合:

“皇后皇后,太子病了,请您过去!”

“什么!太子病了?”皇后娘娘大惊失色,急匆匆地跑向太**。

某小孩儿弱弱地扑进娘亲怀里,泫然欲泣:“母后,是儿臣的错,儿臣不能替父皇分忧,不能五更起床练武,三更继续念,还不能替父皇批阅奏章,不能替父皇处理那些女人,儿臣不孝!”低头的瞬间,某小孩眼里闪过狡黠的光芒。

闻言,沈元熙心疼地道:“什么!他居然让你做这么多事?我可怜的雪宝啊,放心,母后替你做主,你不必起床练武,也不必念到那么晚,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今晚母后留下来陪你。”

这时,某男优雅地迈着步子走了进来,微笑道:“适才听闻我儿身子不适,所以特意命人将大学士的两位千金接进了宫里来作陪,相信我儿的病一定会很快好的。”[

某小孩瞬间石化,嘴角还不可抑制地抽了抽,这时,门外跑进来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女孩,连穿着打扮都一模一样,只听两个奶声奶气的声音整齐地喊道:“太子哥哥,我们来陪你玩了!”

想到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不住地围着自己转圈圈,还老是缠着他喂饭、替她们画像,他就想吐,因为他至今也分不清楚这两丫头谁是谁,恐怕连她们爹娘自己都分不太清楚。

比起某小孩惨白的脸色,沈元熙则是笑开颜,她可对这双胞胎姑娘喜欢得紧呢!

皇帝朝着某小孩得意地眨眨眼,一手搂着皇后的肩道:“既然有人陪着丰儿,皇后就先和朕回宫吧,不要打扰他们培养感情了。”

沈元熙乐淘淘地道:“好啊好啊,雪宝,你好好陪大丫二丫哟~”

某小孩满脸黑线:喂,到底谁陪谁啊,我是病人啊!父皇母后你们怎么这么没良心啊~

第二回合,还是他老爹胜啦!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姜还是老的辣,太子,你再练两年吧~

【闲来事,仅供娱乐】


状态提示: 番外 (父子大pk)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邪王盛宠:谋妃太难追》《丫头很拽:恶魔校草的头号独宠》《变身异世界当反派

推荐阅读邪王盛宠:谋妃太难追丫头很拽:恶魔校草的头号独宠变身异世界当反派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超级仙学院七零奋斗小女人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定制婚宠:少帅,请矜持!沈家九姑娘府君大人萌萌哒白家有女要翻身霸道总裁饶了我